适应高于认识

        美国哲学家约翰·杜威提出的命题.在他看来,人与动物一样具有“需要一努力一满足”的特性。人无非是适应环境的一种动物.人的活动的基本特性是刺激一反应,人的认识活动不过是刺激反应活动的一个环节。他说:“适应环境确保利用环境,由这种适应造成丁有机体与环境之间的相互作用,这种作用是头等的事实,是基本的范畴。认识虽然重要,一旦确立,就有庇荫的作用,但是从来源上说,却退居派生的地位、次等的地位.认识并不是什么独立自足的东西,而是包含在那个维持和发扬生命的过程之中的.”(杜威:《哲学的改造》,见《西方现代资产阶级论著选辑9,商务印书馆,165166)这就是说,在人的活动中,适应是第一位的,认识是第二位的,适应高于认识。人对生活的一切努力,都不过是为了应付环境,以使环境朝有利于人的方向发展。感觉为适应环境提供行动的信号,理性认识则为适应环境提供“行动纲领”。在杜威看来,理性是对经验的“理智的驾驭”,理性思维是工艺性、操作性的反应方式,它不是对事物的本质及其规律性的认识,仅仅是寻求行动规则以适应环境的工艺、手段.正是由于这种“适应高于认识”的思维观,杜威引出了工具主义的知识论、真理论。杜威的“适应高于认识”的思想与19世纪末、20世纪初生物学的发展有密切关系。达尔文的进化论,经过斯宾塞的学说介绍到美国。斯宾塞把“适者生存”的观念套用到人类社会,一方面开创了把人类社会生物化的潮流,另一方面又用生物学的规律为资本主义社会“弱肉强食”的竞争辩护,受到追求机遇与成功的美国舆论的欢迎。把一切心理现象归结为适应环境的活动的詹姆士的机能主义心理学就是这种影响的产物.杜威继承了詹姆士的衣钵,不但把这种生物学的观点运用于心理学,而且用生物进化论观点来解释人的行为和认识,解释经验,引出了工具主义认识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适应高于认识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