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反的东西结合在一起,不同的音调造成最美的和谐

古希腊早期自然哲学家赫拉克利特提出的关于对立统一的命题。他认为,事物是对立统一的,自然界是从对立的东西中产生和谐,而不是从相同的东西中造成和谐。“结合物是既完整又不完整,既协调又不协调,既和谐又不和谐的,从一切产生出一,从一产生出一切。”对立面相反相成。如一张弓,弓背的自然倾向是要张开,但弓弦却把它绷紧了,使之张不开。因此,一张弓是紧与张两种矛盾力量暂时均衡的表现。另外,从古希腊文字义上讲,弓的名字与生同名,但它的作用却是死。对立面又是相互依存的,没有矛盾的这一方也就没有矛盾的另一方。“如果没有不义,人们也就不知道正义的名字”。由于这个道理,所以病人才知道健康的舒服,饿了才知道饱足之福,疲劳了才知道休息的舒适。对立面不仅相互依存,而且相互转化。“我们身上的生和死、醒和梦、少和老始终是同一的。前者转化成为后者;后者转化就成为前者。”又如“火生于土之死,气生于火之死,水生于气之死,土生于水之死”,“土死生火,水死生土,气死生水”。赫拉克利特不仅看到了对立面的统一、依存和转化,而且还十分强调对立面的斗争。斗争是普遍的、正常的,是事物运行变化的根源。他说:“应当知道,战争是普遍的,正义就是斗争,一切都是通过斗争和必然性而产生的。”“战争是万物之父,也是万物之王”。赫拉克利特提出的这个命题是西方哲学史上首次关于对立面的统一和斗争学说的概述,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但从中体现出的辩证法思想毕竟是素朴的、自发的、原始的,而且带有明显的循环论色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相反的东西结合在一起,不同的音调造成最美的和谐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