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恩格斯的自然观提出批判性的看法,并不应该否认自然辨证法的概念

法兰克福学派第二代的关键人物、德国现代著名哲学家施密特在《马克思的自然概念》一书中提出来的关于自然辩证法的命题。法兰克福学派的理论家为了把辩证法规定为主体与客体的相互作用关系,否认客观辩证法的存在,尤其是在对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的否认上可以说是与卢卡奇达到了某种“共识”。但是法兰克福学派对自然辩证法的种种批判,其实都未能超越卢卡奇批判自然辩证法的模式与框架。恩格斯对辩证法的解释与叙述,导致了各种误解,而种种误解“本质上根源于思格斯——遵循黑格尔这坏的先例——把辩证法也扩展到对自然的认识中去”。在这个问题上,施密特与法兰克福学派其它人物略有不同,他认为不能因为批评了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就从根本上否定自然辩证法的存在,认为“马克思的理论本身就包含着自然辩证法”,但施密特是这样理解的:“由于自然产生出作为意识活动之主体的人,自然才成为辩证法……劳动资料和劳动对象在人那里相互发生关系,自然是劳动的主体——客体。由于人逐渐消除外部自然界的疏远性和外在性,使之和人自身相作用,为自己有目的改造它,自然辩证法才存在在人变革自然的活动中。”这就是说施密特承认的马克思的自然辩证法奠定在依赖于人和自然的相互作用,自然辩证法是奠定在主体对客体改造与变革上,从而又万变不离其宗地把自然辩证法偷换成“主体与客体的辩证法”,神使鬼差又回到了老一代法兰克福学派的基本立场上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对恩格斯的自然观提出批判性的看法,并不应该否认自然辨证法的概念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