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70年伦理道德发展的精神哲学轨迹与精神哲学规律

The Spiritual Philosophy Track and Law of the 70 Years’ Development of Ethics and Morality in New China

  作者简介:樊和平,笔名樊浩(1959- ),东南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部主任、资深教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江苏省“道德发展高端智库”、江苏省“公民道德与社会风尚协同创新中心”负责人兼首席专家。

  原发信息:《江海学刊》第20205期

  内容提要:新中国70年,既是“新”的中国在世界民族之林中挺拔的历程,也在伦理道德上书写了一部日新又新的精神史。精神哲学的诠释框架是以个体的“人”与实体的“伦”的关系为原点,以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家庭与国家的关系、传统与现代的关系为逻辑、历史和现实的三维而形成的立体性坐标系,义利、公私、理欲从形上、伦理、道德三方面构成诠释的中国话语体系。70年的伦理道德发展表现为三大历史阶段构成的精神哲学的辩证运动:前20年高昂政治热情推动下直接同一的伦理精神,“文革”10年伦理精神的异化,改革开放40年核心价值观引领下“相互承认”的伦理精神。70年伦理道德发展呈现伦理型文化的精神哲学轨迹和精神哲学规律,家国一体、由家及国,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经济的“最好动力”与伦理的“最强动力”辩证互动,是其“伦理型文化”的中国气质和中国气派的精神规律的哲学体现,也是内在于中国伦理道德现实发展的精神哲学课题。

  关键词:新中国70年/伦理道德/精神哲学/政治热情/异化/相互承认

  标题注释:本文系江苏省“公民道德与社会风尚协同创新中心”和“道德发展高端智库”承担的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黑格尔道德现象学讲习录”(项目号:19FZXA002)以及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合作研究的阶段性成果。

 

  伦理道德发展的精神哲学诠释框架

  新中国已经走过70年。70年的发展是一个“新”的中国在世界民族之林、在人类文明史上屹立挺拔的历程,也在伦理道德上书写了一部日新又新即毛泽东所言“移风易俗,改造中国”的精神史。对于新中国70年的伦理道德发展有诸多诠释维度,精神哲学的方法,即伦理道德发展的精神史的哲学还原是试图基于中国传统、中国国情,运用中国话语的一种可能的尝试。

  黑格尔断言,民族是伦理的实体,伦理是民族的精神。在《精神现象学》和《法哲学原理》中他都申言,家庭与民族是两种自然的和直接的伦理实体,无论是家庭还是民族都只是作为精神的存在或具有精神时,才可能是伦理的。于是“民族”与“伦理”“精神”三者必须哲学地同一,在这个意义上,伦理道德发展史就是民族精神发展史,也是伦理精神发展史。精神哲学的诠释方法的要义,就是将伦理与民族相同一,将伦理道德的发展史当作民族精神的发展史,回眸、探索中国伦理道德发展的精神轨迹。与西方传统不同,中国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①,因而精神哲学发展的中国理论与中国话语在相当意义上可能表述为“伦理精神”发展史,而不是西方话语中的所谓“道德理性”发展。70年的中国伦理道德发展或中国伦理精神、中国民族精神发展走过了何种“新”即日新又新的精神历程?孔子在回顾自己的人生境界时曾指证一种70岁的人生境界,“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从心所欲不逾矩”的自然而自由的境界,也是70年新中国伦理道德发展所追求和达到的伦理精神境界,它经过了一个否定之否定的辩证运动的精神哲学历程。

  根据伦理道德的中国传统和中国话语,70年中国伦理道德发展的精神哲学的诠释框架可以是由一个原点、三大结构形成的立体坐标系。一个原点即个体与实体,即个体与伦理实体的同一性关系,它是“精神”也是“精神哲学”的哲学精髓。在中国传统和中国话语中,伦理关系不是个体与个体之间的“人际关系”,而是个体性的“人”与实体性的“伦”的关系,所谓“人伦”或“人伦关系”,道德的本性就是在人伦关系中克尽自己的伦理本务,所谓“安分守己”“安伦尽分”。黑格尔也说,伦理是本性上普遍的东西,如果进行跨文化对话,那么“伦”就是黑格尔所说的“普遍物”,“人”或个体就是“单一物”,实体性的“伦”的“普遍物”与个体性的“人”的“单一物”的统一,就是“精神”,伦理精神的精髓就是“从实体出发”。三大结构即伦理道德发展的中国传统和中国国情的三大结构性元素,它们从逻辑、历史、现实三个维度展开:逻辑维度的伦理与道德的关系;历史维度的家与国即家庭与国家的关系;现实维度的传统与现代的关系。如前所述,伦理道德的中国传统是伦理道德一体、伦理优先,伦理与道德不仅像黑格尔所说的那样是精神世界的两个结构性元素,它们的辩证互动也是精神世界和伦理道德理论的合理性与现实性的哲学基础,伦理与道德的关系是“精神哲学”的逻辑坐标。中国文明不仅在传统而且在现实上都是“国—家”文明而不是西方式的“country”或“state”文明,因而家与国、家庭与国家的关系不只是像黑格尔所说的那样是伦理世界的两种关系或两大伦理规律,而且历史地成为民族伦理精神和个体伦理精神的历史坐标。70年的发展史,是中国由传统走向现代的精神历程,伦理精神的历史发展的历程,也是对传统反思批判走向认同回归的过程,因而对待文化传统尤其是传统伦理道德的态度,是现实坐标。这个由一个原点、三个维度构成的三维坐标系,可以立体性地呈现70年中国伦理道德发展的精神哲学轨迹。

  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发展史是中国民族精神和中国文化的发展史,它不是伦理道德“‘在’中国”的发展,而是“中国人‘的’”或“中华民族‘的’”的精神或民族精神发展史,因而无论精神哲学发展还是精神哲学诠释,都应当也必须展开为特殊的中国话语与中国表达。在话语形态方面,精神哲学的诠释框架是由三大中国话语构成的谱系。在哲学话语形态方面是义利关系,在伦理话语形态方面是公私关系,在道德话语形态方面是理欲关系。三大关系自先秦轴心时代中国伦理精神的孕生,经过汉唐漫长的文化选择,到宋明理学形成有机的话语体系与理论体系。孔子言“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②,将伦理道德的哲学要义和精神内核诠释为义与利的关系,“正名”的哲学内核就是个体与实体的关系即在伦理实体中安伦尽份,所谓“修己以安人”,最后达到的是“从心所欲不逾矩”的道德境界。程颢日:“大凡出义则入利。出利则人义。天下事,惟义利而已。”③朱熹言:“义利之说,乃儒者第一义。”④义利关系是伦理道德基本问题的形上表达,中国传统尤其是宋明理学将义与利的关系现实化为个体生命秩序或道德领域的理与欲(即天理与人欲)、社会生活秩序即伦理领域的公和私的关系。朱熹继承二程传统,将天理和人欲的对立诠释为公和私的对立,认为“凡一事便有两端,是底即天理之公,非底即人欲之私”⑤。何为公、私?“将天下正大底道理去处置事,便公,以自家私意去处之,便私。”“己者,人欲之私也,礼者,天理之公也。”⑥义利、公私、理欲三大关系,在70年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现实历程中集中表现为财富、公共权力与伦理道德发展的关系,因为正如黑格尔所说,公共权力与财富是现实世界中伦理存在的两种形态,与它们的伦理关系是生活世界中道德发展的基本问题。

  借助以上精神哲学框架诠释70年中国伦理道德发展,核心发现或理论假设一言以概之:新中国70年的伦理道德发展,呈现“伦理型文化”的轨迹,体现“伦理型文化”的规律。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新中国70年伦理道德发展的精神哲学轨迹与精神哲学规律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