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朱熹学术的工夫论倾向

On Zhu Xi’s Tendency of “Gong Fu” in His Academic Research

  作者简介:郭园兰,湖南师范大学哲学系、道德文化研究中心。

  原发信息:《中国哲学史》第20196期

  内容提要:“克己复礼为仁”在清代汉宋之争中成为争点,是儒学中的一个重要命题。朱熹释“克己复礼为仁”之“为仁”为“谓之仁”“是仁”“见仁”“到仁”“至仁”等,其诠释“为仁”不是定义“仁”,而是借“克己复礼”工夫指示“仁”之本体、境界。“克己复礼”是先前的工夫,是求“仁”之术,“仁”是后至的效果和目标,做了“克己复礼”工夫,“仁”自然水到渠成。透过这一诠释可以看到,朱熹重视工夫实践,反对空谈仁说,其学术具有明显的工夫论倾向。这种工夫论倾向,充分彰显了儒家学说的独特哲学价值,在世界哲学发展中可发挥重要作用,揭示这一倾向,对于平议汉宋之争亦不无裨益。

  关键词:朱熹/工夫论倾向/“克己复礼为仁”/诠释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四书’学史”(编号13&ZD060)的阶段性成果。

 

  清代汉宋之争中,清代儒者往往批评朱熹等宋儒言心、言性、言理,如风如影,探之茫茫,索之冥冥,茫然不得其解。①清儒此类评价是否公允?对此,清人方东树反驳:“程朱言性、言理,皆从身心下功(工)夫,以日用伦常为实际,何尝‘如风如影’?是未尝详读其书,徒耳食浮游以诬之耳”。(同上,第252页)当代学者朱汉民先生回应说:“最为明清儒家学者所批评的无极太极、理气、心性的空谈,其实均是有强烈的实践诉求的”②。黄俊杰指出,“古代儒家强调人要随时随地自我提升,在这种‘工夫’实践完成之后,才会有对这种‘工夫’境界的体认与描述。”③在他们看来,朱熹学术立足“日用伦常”,“从身心下功(工)夫”,具有“实践诉求”,是工夫实践。这些皆是从工夫实践的角度对汉宋之争中清儒驳斥宋儒的一种回应。这些回应是否切合朱熹学术之实际?

  与这些回应不同的是,有些学者注意到朱熹乃至程朱理学的本体论、心性论,存在对其工夫论的忽视和遮蔽。倪培民认为,“朱熹在追求天理的路上走得太远,过分地在理据上面下力气,天理成了某种外在于人心,玄而又玄的形上学的东西。这样的天理也许能够以其理论上的精巧而与佛教一比高低,但对于指导实践并不很实用。”④此种论述突出了理学的形而上学性,理学的工夫论却没有了踪影。正如杨儒宾所强调的,“当理学的‘宗旨’被今人视为如何在知识上证成一种逻辑构造的世界实相时,儒学‘宗旨’所预设的身心体验的面向有意无意之间即遭到了极大的忽视。”⑤那么,平心而论,重视工夫和实践究竟是否为朱熹学术的本来样貌?这是否可以从朱熹的经典诠释中得到印证?

  《论语》中“仁”字出现109次,“为仁”出现了8次,其中以颜渊章“克己复礼为仁”最具典型意义。

  “克己复礼为仁”在清代汉宋之争中成为争点(《论语集释》卷二十四《颜渊上》),是儒学中的一个重要命题,在朱熹学术中亦占据重要的地位。朱熹颇为重视这一命题,认为“颜子生平,只是受用‘克己复礼’四个字”⑥,认为“仁本难说”(同上,第1287页)“仁字最难形容”(同上,第1459页)“‘仁’字最难言”(同上,第477页)“学者之于仁,工夫最难”(同上,第818页)“《论语》切要处在言仁。言仁处多,莫未识门路。日用至亲切处,觉在告颜子一章”(同上,第1073页)。

  前哲时贤对朱熹工夫论已有一些研究⑦,本文拟以朱熹对《论语》“为仁”尤其是“克己复礼为仁”之“为仁”的诠释为中心,揭示朱熹学术工夫论倾向及其全面性特征,回应和平议清代汉宋之争中汉学家的批驳,揭示“工夫”在儒家学说中的独特哲学价值,及其在世界哲学发展中的重要作用。

  一、释“为仁”为“谓之仁”“是仁”:定位仁之工夫

  《论语》“颜渊”篇“颜渊问仁”章有两个“为仁”,一为“克己复礼为仁”之“为仁”,一为“为仁由己”之“为仁”。在《论语集注》该章中,朱熹释“克己复礼为仁”之“仁”为“仁者,本心之全德”,释“为仁由己”之“为仁”为“为仁者,所以全其心之德也”,但对“克己复礼为仁”之“为”和“为仁”却不曾有具体的诠释。⑧《朱子语类》载有朱熹通过类比对此“为”字的诠释。

  《中庸》第十二章载有孔子言:“道不远人。人之为道而远人,不可以为道。”(《中庸章句》,第23页)这章同《论语》“颜渊问仁”章颇为相似的是,皆出现了两个“为”字,且同一章中,两个“为”字的意思不同。为此,朱熹将这两章进行了类比。《朱子语类》载:“‘人之为道而远人’,如‘为仁由己’之‘为’;‘不可以为道’,如‘克己复礼为仁’之‘为’”。(《朱子语类》,第1541页)

  《论语·学而》篇载有“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四书章句集注》,第48页),“宪问”篇载有“克、伐、怨、欲不行焉,可以为仁矣”(《四书章句集注》,第150页),这两篇载有的这两句话中均出现“为仁”二字。为此,朱熹又将其分别与“颜渊问仁”章出现的两个“为仁”进行类比。《朱子语类》载,“‘克己复礼为仁’,与‘可以为仁矣’之‘为’,如‘谓之’相似;与‘孝弟为仁之本’,‘为仁由己’之‘为’不同。”(《朱子语类》,第1043页)

  朱熹在此将“孝弟为仁之本”之“为仁”与“为仁由己”之“为仁”归为一类,并在注释“学而”篇“孝弟为仁之本”时强调,“为仁,犹曰行仁。”(《论语集注》卷一,第48页)由此类推,“为仁由己”之“为仁”意为“行仁”。

  从上述朱熹的类比中,不难发现,“人之为道”“孝弟为仁之本”“为仁由己”之“为”皆为行为动词,意为“行(仁)”;“不可以为道”“可以为仁矣”“克己复礼为仁”之“为”皆为谓动词,意为“谓之(仁)”。显然,在朱熹看来,“颜渊问仁”章两个“为仁”,含义各不相同。“为仁由己”之“为仁”乃“行仁”,意为推行仁道、仁爱,“为仁者,所以全其心之德也。……故为仁者必有以胜私欲而复于礼,则事皆天理,而本心之德复全于我矣”(《论语集注》卷六,第133页),意思明白,不曾有疑义;而朱熹对“克己复礼为仁”之“为仁”的诠释则曲折得多,在这里,他通过类比,以“谓之”释“为仁”之“为”。

  在朱熹语境中,“谓之”又是何意?《朱子语类》载有相关问题。

  问:(《集注》)“解文义处,或用‘者’字,或用‘谓’字,或用‘犹’字,或直言,其轻重之意如何?”曰:“直言,直训如此。犹者,犹是如此。”又问“者”、“谓”如何。曰:“是恁地。”(《朱子语类》,第438页)

  朱熹明确指出,“谓”字即“是恁地”意思,即“是这(那)样地”。对此,金履祥、何基均强调,“克己复礼为仁”之“为”字轻,《(朱子)语录》多作“谓之仁”“便是仁”。⑨可见,朱熹的“谓之仁”与“是仁”相通。因而,有必要考察朱熹“是仁”的真正意涵,借此进一步探讨朱熹以“谓之”类比“为仁”之“为”的究竟所指。

  在诠释“克己复礼为仁”这一命题的整体含义时,程子释“为仁”为“是仁”,言:“须是克尽己私,皆归于礼,方始是仁。”(《论语集注》卷六,第133页)朱熹加以引用,并常释“为仁”为“是仁”。《语类》载:

  做到私欲净尽,天理流行,便是仁。(同上,第117页)

  “克己复礼”当下便是仁,非复礼之外别有仁也。此间不容发。无私便是仁,所以谓“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若真个一日打并得净洁,便是仁。如昨日病,今日愈,便不是病。(同上,第1050页)

  克去己私,复此天理,便是仁。(同上,第1051页)

  圣人只说做仁,如“克己复礼为仁”,是做得这个模样,便是仁。上蔡却说“知仁”,“识仁”,煞有病。(同上,第1066页)

  在这些诠释“克己复礼为仁”的语句中,朱熹都用了判断动词“是”,强调“为仁”系“是仁”。他是在用“克己复礼”定义“仁”吗?朱熹曾强调,“克己复礼为仁”“非以‘克己复礼’是仁”(同上,第468页);在讨论“‘克己复礼’当下便是仁”时,他还明确指出,“‘克己复礼’本非仁,却须从‘克己复礼’中寻究仁在何处,亲切贴身体验出来,不须向外处求。”(同上,第470-471页)在朱熹看来,“克己复礼”并不等于仁,但只要“亲切贴身体验”,由它可以找到仁。“非是仁”“本非仁”与“是仁”显然自相矛盾,朱熹的“是仁”之释并不是以“克己复礼”定义“仁”,而是将“克己复礼”定位为“为仁之工夫”。学宗朱熹的黄震对此强调,“为仁之工夫,即是上文‘克己复礼’”⑩,直揭朱熹释义要旨。正如法国哲学家于连所强调的,要从语用的角度而不是字面的意思去解读传统经典里的话语,(11)朱熹释“为仁”为“谓之仁”“是仁”并非从字面上定义仁,而是从强调“克己复礼”工夫的语用角度定位仁。

On Zhu Xi’s Tendency of “Gong Fu” in His Academic Research

  作者简介:郭园兰,湖南师范大学哲学系、道德文化研究中心。

  原发信息:《中国哲学史》第20196期

  内容提要:“克己复礼为仁”在清代汉宋之争中成为争点,是儒学中的一个重要命题。朱熹释“克己复礼为仁”之“为仁”为“谓之仁”“是仁”“见仁”“到仁”“至仁”等,其诠释“为仁”不是定义“仁”,而是借“克己复礼”工夫指示“仁”之本体、境界。“克己复礼”是先前的工夫,是求“仁”之术,“仁”是后至的效果和目标,做了“克己复礼”工夫,“仁”自然水到渠成。透过这一诠释可以看到,朱熹重视工夫实践,反对空谈仁说,其学术具有明显的工夫论倾向。这种工夫论倾向,充分彰显了儒家学说的独特哲学价值,在世界哲学发展中可发挥重要作用,揭示这一倾向,对于平议汉宋之争亦不无裨益。

  关键词:朱熹/工夫论倾向/“克己复礼为仁”/诠释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四书’学史”(编号13&ZD060)的阶段性成果。

 

  清代汉宋之争中,清代儒者往往批评朱熹等宋儒言心、言性、言理,如风如影,探之茫茫,索之冥冥,茫然不得其解。①清儒此类评价是否公允?对此,清人方东树反驳:“程朱言性、言理,皆从身心下功(工)夫,以日用伦常为实际,何尝‘如风如影’?是未尝详读其书,徒耳食浮游以诬之耳”。(同上,第252页)当代学者朱汉民先生回应说:“最为明清儒家学者所批评的无极太极、理气、心性的空谈,其实均是有强烈的实践诉求的”②。黄俊杰指出,“古代儒家强调人要随时随地自我提升,在这种‘工夫’实践完成之后,才会有对这种‘工夫’境界的体认与描述。”③在他们看来,朱熹学术立足“日用伦常”,“从身心下功(工)夫”,具有“实践诉求”,是工夫实践。这些皆是从工夫实践的角度对汉宋之争中清儒驳斥宋儒的一种回应。这些回应是否切合朱熹学术之实际?

  与这些回应不同的是,有些学者注意到朱熹乃至程朱理学的本体论、心性论,存在对其工夫论的忽视和遮蔽。倪培民认为,“朱熹在追求天理的路上走得太远,过分地在理据上面下力气,天理成了某种外在于人心,玄而又玄的形上学的东西。这样的天理也许能够以其理论上的精巧而与佛教一比高低,但对于指导实践并不很实用。”④此种论述突出了理学的形而上学性,理学的工夫论却没有了踪影。正如杨儒宾所强调的,“当理学的‘宗旨’被今人视为如何在知识上证成一种逻辑构造的世界实相时,儒学‘宗旨’所预设的身心体验的面向有意无意之间即遭到了极大的忽视。”⑤那么,平心而论,重视工夫和实践究竟是否为朱熹学术的本来样貌?这是否可以从朱熹的经典诠释中得到印证?

  《论语》中“仁”字出现109次,“为仁”出现了8次,其中以颜渊章“克己复礼为仁”最具典型意义。

  “克己复礼为仁”在清代汉宋之争中成为争点(《论语集释》卷二十四《颜渊上》),是儒学中的一个重要命题,在朱熹学术中亦占据重要的地位。朱熹颇为重视这一命题,认为“颜子生平,只是受用‘克己复礼’四个字”⑥,认为“仁本难说”(同上,第1287页)“仁字最难形容”(同上,第1459页)“‘仁’字最难言”(同上,第477页)“学者之于仁,工夫最难”(同上,第818页)“《论语》切要处在言仁。言仁处多,莫未识门路。日用至亲切处,觉在告颜子一章”(同上,第1073页)。

  前哲时贤对朱熹工夫论已有一些研究⑦,本文拟以朱熹对《论语》“为仁”尤其是“克己复礼为仁”之“为仁”的诠释为中心,揭示朱熹学术工夫论倾向及其全面性特征,回应和平议清代汉宋之争中汉学家的批驳,揭示“工夫”在儒家学说中的独特哲学价值,及其在世界哲学发展中的重要作用。

  一、释“为仁”为“谓之仁”“是仁”:定位仁之工夫

  《论语》“颜渊”篇“颜渊问仁”章有两个“为仁”,一为“克己复礼为仁”之“为仁”,一为“为仁由己”之“为仁”。在《论语集注》该章中,朱熹释“克己复礼为仁”之“仁”为“仁者,本心之全德”,释“为仁由己”之“为仁”为“为仁者,所以全其心之德也”,但对“克己复礼为仁”之“为”和“为仁”却不曾有具体的诠释。⑧《朱子语类》载有朱熹通过类比对此“为”字的诠释。

  《中庸》第十二章载有孔子言:“道不远人。人之为道而远人,不可以为道。”(《中庸章句》,第23页)这章同《论语》“颜渊问仁”章颇为相似的是,皆出现了两个“为”字,且同一章中,两个“为”字的意思不同。为此,朱熹将这两章进行了类比。《朱子语类》载:“‘人之为道而远人’,如‘为仁由己’之‘为’;‘不可以为道’,如‘克己复礼为仁’之‘为’”。(《朱子语类》,第1541页)

  《论语·学而》篇载有“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四书章句集注》,第48页),“宪问”篇载有“克、伐、怨、欲不行焉,可以为仁矣”(《四书章句集注》,第150页),这两篇载有的这两句话中均出现“为仁”二字。为此,朱熹又将其分别与“颜渊问仁”章出现的两个“为仁”进行类比。《朱子语类》载,“‘克己复礼为仁’,与‘可以为仁矣’之‘为’,如‘谓之’相似;与‘孝弟为仁之本’,‘为仁由己’之‘为’不同。”(《朱子语类》,第1043页)

  朱熹在此将“孝弟为仁之本”之“为仁”与“为仁由己”之“为仁”归为一类,并在注释“学而”篇“孝弟为仁之本”时强调,“为仁,犹曰行仁。”(《论语集注》卷一,第48页)由此类推,“为仁由己”之“为仁”意为“行仁”。

  从上述朱熹的类比中,不难发现,“人之为道”“孝弟为仁之本”“为仁由己”之“为”皆为行为动词,意为“行(仁)”;“不可以为道”“可以为仁矣”“克己复礼为仁”之“为”皆为谓动词,意为“谓之(仁)”。显然,在朱熹看来,“颜渊问仁”章两个“为仁”,含义各不相同。“为仁由己”之“为仁”乃“行仁”,意为推行仁道、仁爱,“为仁者,所以全其心之德也。……故为仁者必有以胜私欲而复于礼,则事皆天理,而本心之德复全于我矣”(《论语集注》卷六,第133页),意思明白,不曾有疑义;而朱熹对“克己复礼为仁”之“为仁”的诠释则曲折得多,在这里,他通过类比,以“谓之”释“为仁”之“为”。

  在朱熹语境中,“谓之”又是何意?《朱子语类》载有相关问题。

  问:(《集注》)“解文义处,或用‘者’字,或用‘谓’字,或用‘犹’字,或直言,其轻重之意如何?”曰:“直言,直训如此。犹者,犹是如此。”又问“者”、“谓”如何。曰:“是恁地。”(《朱子语类》,第438页)

  朱熹明确指出,“谓”字即“是恁地”意思,即“是这(那)样地”。对此,金履祥、何基均强调,“克己复礼为仁”之“为”字轻,《(朱子)语录》多作“谓之仁”“便是仁”。⑨可见,朱熹的“谓之仁”与“是仁”相通。因而,有必要考察朱熹“是仁”的真正意涵,借此进一步探讨朱熹以“谓之”类比“为仁”之“为”的究竟所指。

  在诠释“克己复礼为仁”这一命题的整体含义时,程子释“为仁”为“是仁”,言:“须是克尽己私,皆归于礼,方始是仁。”(《论语集注》卷六,第133页)朱熹加以引用,并常释“为仁”为“是仁”。《语类》载:

  做到私欲净尽,天理流行,便是仁。(同上,第117页)

  “克己复礼”当下便是仁,非复礼之外别有仁也。此间不容发。无私便是仁,所以谓“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若真个一日打并得净洁,便是仁。如昨日病,今日愈,便不是病。(同上,第1050页)

  克去己私,复此天理,便是仁。(同上,第1051页)

  圣人只说做仁,如“克己复礼为仁”,是做得这个模样,便是仁。上蔡却说“知仁”,“识仁”,煞有病。(同上,第1066页)

  在这些诠释“克己复礼为仁”的语句中,朱熹都用了判断动词“是”,强调“为仁”系“是仁”。他是在用“克己复礼”定义“仁”吗?朱熹曾强调,“克己复礼为仁”“非以‘克己复礼’是仁”(同上,第468页);在讨论“‘克己复礼’当下便是仁”时,他还明确指出,“‘克己复礼’本非仁,却须从‘克己复礼’中寻究仁在何处,亲切贴身体验出来,不须向外处求。”(同上,第470-471页)在朱熹看来,“克己复礼”并不等于仁,但只要“亲切贴身体验”,由它可以找到仁。“非是仁”“本非仁”与“是仁”显然自相矛盾,朱熹的“是仁”之释并不是以“克己复礼”定义“仁”,而是将“克己复礼”定位为“为仁之工夫”。学宗朱熹的黄震对此强调,“为仁之工夫,即是上文‘克己复礼’”⑩,直揭朱熹释义要旨。正如法国哲学家于连所强调的,要从语用的角度而不是字面的意思去解读传统经典里的话语,(11)朱熹释“为仁”为“谓之仁”“是仁”并非从字面上定义仁,而是从强调“克己复礼”工夫的语用角度定位仁。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论朱熹学术的工夫论倾向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