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玄爻辰说的易学诠释浅探

Study on the Interpretation of Zheng Xuan’s Philosophy of Zhou Yi

  作者简介:王新春,山东大学易学与中国古代哲学研究中心、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

  原发信息:《哲学研究》第201912期

  内容提要:汉末易学家、经学家郑玄,以爻辰诠释易学。郑玄将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化约为乾坤十二爻,值子至亥十二辰,以辰指日月周天运行相会的次舍或所历星次,进而彰显宇宙阴阳消息的引动之源。通过指明日月运行引动的十二种阴阳消息气局与八卦卦气,及其所引发的物候、节气、时序的交替与万物万象的生化,与其所促成的大宇宙气化生生的律动,进而完善、巩固、深化了汉代易学阴阳消息的认识,表达了法天道、行礼乐、施德教而致太平的价值取向。

  关键词:爻辰/日月运转/阴阳消息之道/礼乐文化/经学精神

  标题注释: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汉代易学与汉代的经学哲学”(编号17JJD720004)与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汉末荀郑虞三家易学与经学精神的重建研究”(编号14BZX053)的阶段性成果。

 

  《周易》自问世之日起,就开始了被诠释的历程。“一阴一阳之谓道”(《周易·系辞传上》)的论断,敞开了《易》从符号到文字的阴阳论语境,开显了易学宇宙发生与流转的阴阳之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同上)与“乾道变化,各正性命”(《周易·彖传·乾》)以及“昔者圣人之作《易》也,将以顺性命之理”(《周易·说卦传》)诸论,则敞开了《易》的生生底蕴,指明了易学立足天地人三才之道的性命之理。汉代易学从卦气说出发,集中拓展并深化了《易》的阴阳论语境与易学的阴阳之道,这与宋代之后的易学着重打通阴阳与性命,进而阐发《易》的生生意蕴与易学性命之理的取向,形成了鲜明对照。汉代经学集大成者郑玄,在以往易学与经学积淀的基础上,建立了以经学整体为对象的郑氏学,及作为经学分支的易学郑氏学。爻辰说,正是郑玄诠释《周易》、构建其易学体系所采用的独特学说。对于这一由乾坤十二爻贯通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而异于京房及《周易乾凿度》的郑氏爻辰说,清儒惠栋《易汉学·郑康成易》、张惠言《周易郑氏义》、何秋涛《周易爻辰申郑义》、戴棠《郑氏爻辰补》、近人徐昂《释郑氏爻辰补》、屈万里《先秦汉魏易例述评·爻辰》、胡自逢《周易郑氏学》、刘大钧《周易概论·历代〈易〉学研究概论(上)》等都作了中肯梳理,如胡自逢论曰:“由星次、卦位、卦气、五行以及于时令、肖属,其取象可谓至广!”(胡自逢,第194页)而清儒焦循《易图略·论爻辰》、王引之《经义述闻·爻辰》及近人屈万里、胡自逢等,亦对该说的牵强支离处提出了批评。本文谨在前贤成果的基础上,尝试就郑玄如何以爻辰说转进阴阳之道的易学天人之学并重建经学精神这一核心问题,在易学诠释的哲学层面作出探讨。

  一、爻辰与宇宙阴阳大化的引动之源

  在对《周易》及其他经典的注释中,郑玄有时明确使用“爻辰”,如注《比》( )初六爻辞“有孚盈缶”曰:“爻辰在未。”(见孙堂校补,第310页)有时,郑玄则直接点出某爻所值之辰,而将爻辰省称为辰或略去,如《明夷》( )六二爻辞“明夷睇于左股”句郑注曰:“六二辰在酉……九三又在辰。”(同上,第352页)“辰在酉”,“辰”是“爻辰”的省称;“又在辰”,则谓九三爻的爻辰又在辰,省略了“爻辰”或“辰”。爻辰之辰,具体指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二辰,其中,子、寅、辰、午、申、戌属六阳辰,丑、卯、巳、未、酉、亥属六阴辰。惠栋《易汉学·郑康成易》及张惠言《周易郑氏义》皆指出,据残存郑注,乾卦( )六个阳爻,自初爻依次纳六阳辰,初九子,九二寅,九三辰,九四午,九五申,上九戌;坤卦( )六个阴爻,自初爻依次纳六阴辰,初六未,六二酉,六三亥,六四丑,六五卯,上六巳。“三百八十四爻皆本于乾坤,故阳爻就乾位,阴爻就坤位。”(张惠言,第260页)其他六十二卦,视同位的乾爻、坤爻而定,阳爻纳与乾爻同位的阳辰,阴爻纳与坤爻同位的阴辰。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阴阳爻均平,各一百九十二,分布在各卦的六个爻位上,各爻位上的阴阳爻皆各三十二。于是,在爻辰说下,出现于六十四卦每一爻位上的三十二阳爻与阴爻,皆可化约为同位上的乾之一阳与坤之一阴,而纳同一爻辰;一百九十二阳爻与一百九十二阴爻组成的六十四卦的三百八十四爻,最终可化约为乾六阳、坤六阴的十二爻,而纳十二辰。

  爻辰之辰的基本含义即如伯瑕对晋侯所言“日月之会是谓辰”(见《左传·昭公七年》),指日月运行相会的次舍或星次。此外,日月的运行还会经历诸多与辰直接对应的星次。辰所对应的日月运行相会与不相会所经历的星次,在汉代易学的天人之学背景下,开显为阴阳消息大化的引动之源。正是郑玄揭示了爻作为符示引动大化之源的基本单元的价值。《礼记·月令》“孟春之月”句郑注云:“日月之行,一岁十二会,圣王因其会而分之,以为大数焉。观斗所建,命其四时。此云‘孟春’者,日月会于娵訾,而斗建寅之辰也。”(见朱彬,第214页)唐贾公彦《周礼注疏》卷二十三“大师掌六律六同”疏谓:“按斗柄所建十二辰而左旋,日体十二月与月合宿而右转。但斗之所建,建在地上十二辰,故言子、丑之等;辰者,日月之会,会在天上十二次,故言娵訾、降娄之等。”(贾公彦,第795页)古代坐标左东右西,上南下北。左旋为自左而右,相当于今日之顺时针旋转;右转为自右而左,相当于今日之逆时针运行。因此,一岁之中,斗柄顺次指向地上的十二方位,自正北之子由左向右顺旋,历丑寅之东北、卯之正东、辰巳之东南、午之正南、未申之西南、酉之正西,最后至于戌亥之西北。相应地,日与月运行于天,自右而左,即今所言在黄道上自西而东的视运动,依次相会于天上的星纪、玄枵、娵訾、降娄、大梁、实沉、鹑首、鹑火、鹑尾、寿星、大火、析木十二次舍。日月先后会于天上十二次舍,斗柄则相应指向地上十二方位,十二月得以确立。孔颖达《礼记正义》卷十四《月令》节引郑注《周礼·大师职》谓:“十一月辰在星纪,十二月辰在玄枵,正月辰在娵訾,二月辰在降娄,三月辰在大梁,四月辰在实沉,五月辰在鹑首,六月辰在鹑火,七月辰在鹑尾,八月辰在寿星,九月辰在大火,十月辰在析木。”(孔颖达,第1353页)古历法,周建子、殷建丑、夏建寅,分别以子月、丑月、寅月为正月。郑玄此处所言,显然谓夏历。

  日月运行在天,先后相会于星纪等十二次舍。实际上,日月右旋运行,再细而论,依次经历北、西、南、东的二十八次舍即二十八星宿。十二次舍与二十八次舍相对应,二者皆以环绕周天长短不同的度数节段,昭示日月的运行。《汉书·律历志下》载:“角十二,亢九,氐十五,房五,心五,尾十八,箕十一”,构成东方七星宿;“斗二十六,牛八,女十二,虚十,危十七,营室十六,壁九”,构成北方七星宿;“奎十六,娄十二,胃十四,昴十一,毕十六,觜二,参九”,构成西方七星宿;“井三十三,鬼四,柳十五,星七,张十八,翼十八,轸十七”,构成南方七星宿。二十八星宿一如十二次舍,皆右转次第排列。就十二次舍与二十八次舍的对应,《汉书·律历志下》也指明:“星纪,初斗十二度,……终于婺女七度。……析木,初尾十度,……终于斗十一度。”这是郑玄爻辰说以辰对应星次立论的基本依据。

  例如,《坎》( )六四爻辞“尊酒簋,贰用缶”条郑注云:“爻辰在丑。丑上值斗,可以斟之象。斗上有建星,建星之形似簋。贰,副也。建星上有弁星,弁星之形又如缶。”(见孙堂校补,第338页)《坎》六四爻同于《坤》六四爻,爻辰在丑,对应十二星次的玄枵,值二十八星宿中的斗,建星属其附星,弁星又属建星的附星。在郑玄看来,日月在天周而复始的十二次舍、二十八次舍的运行,引动了天地阴阳二气的消息,与气化生生的宏廓宇宙气场。可化约为十二爻的六十四卦的三百八十四爻,以其所值爻辰,首先符示了日月所历次舍,并以此敞开宇宙气化生生的引动之源:日月运转。郑玄以此提醒人们以爻辰观每卦每爻,理解辰对应的周天星次,以及星次的经历者日月对于阴阳大化的引动。

Study on the Interpretation of Zheng Xuan’s Philosophy of Zhou Yi

  作者简介:王新春,山东大学易学与中国古代哲学研究中心、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

  原发信息:《哲学研究》第201912期

  内容提要:汉末易学家、经学家郑玄,以爻辰诠释易学。郑玄将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化约为乾坤十二爻,值子至亥十二辰,以辰指日月周天运行相会的次舍或所历星次,进而彰显宇宙阴阳消息的引动之源。通过指明日月运行引动的十二种阴阳消息气局与八卦卦气,及其所引发的物候、节气、时序的交替与万物万象的生化,与其所促成的大宇宙气化生生的律动,进而完善、巩固、深化了汉代易学阴阳消息的认识,表达了法天道、行礼乐、施德教而致太平的价值取向。

  关键词:爻辰/日月运转/阴阳消息之道/礼乐文化/经学精神

  标题注释: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汉代易学与汉代的经学哲学”(编号17JJD720004)与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汉末荀郑虞三家易学与经学精神的重建研究”(编号14BZX053)的阶段性成果。

 

  《周易》自问世之日起,就开始了被诠释的历程。“一阴一阳之谓道”(《周易·系辞传上》)的论断,敞开了《易》从符号到文字的阴阳论语境,开显了易学宇宙发生与流转的阴阳之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同上)与“乾道变化,各正性命”(《周易·彖传·乾》)以及“昔者圣人之作《易》也,将以顺性命之理”(《周易·说卦传》)诸论,则敞开了《易》的生生底蕴,指明了易学立足天地人三才之道的性命之理。汉代易学从卦气说出发,集中拓展并深化了《易》的阴阳论语境与易学的阴阳之道,这与宋代之后的易学着重打通阴阳与性命,进而阐发《易》的生生意蕴与易学性命之理的取向,形成了鲜明对照。汉代经学集大成者郑玄,在以往易学与经学积淀的基础上,建立了以经学整体为对象的郑氏学,及作为经学分支的易学郑氏学。爻辰说,正是郑玄诠释《周易》、构建其易学体系所采用的独特学说。对于这一由乾坤十二爻贯通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而异于京房及《周易乾凿度》的郑氏爻辰说,清儒惠栋《易汉学·郑康成易》、张惠言《周易郑氏义》、何秋涛《周易爻辰申郑义》、戴棠《郑氏爻辰补》、近人徐昂《释郑氏爻辰补》、屈万里《先秦汉魏易例述评·爻辰》、胡自逢《周易郑氏学》、刘大钧《周易概论·历代〈易〉学研究概论(上)》等都作了中肯梳理,如胡自逢论曰:“由星次、卦位、卦气、五行以及于时令、肖属,其取象可谓至广!”(胡自逢,第194页)而清儒焦循《易图略·论爻辰》、王引之《经义述闻·爻辰》及近人屈万里、胡自逢等,亦对该说的牵强支离处提出了批评。本文谨在前贤成果的基础上,尝试就郑玄如何以爻辰说转进阴阳之道的易学天人之学并重建经学精神这一核心问题,在易学诠释的哲学层面作出探讨。

  一、爻辰与宇宙阴阳大化的引动之源

  在对《周易》及其他经典的注释中,郑玄有时明确使用“爻辰”,如注《比》( )初六爻辞“有孚盈缶”曰:“爻辰在未。”(见孙堂校补,第310页)有时,郑玄则直接点出某爻所值之辰,而将爻辰省称为辰或略去,如《明夷》( )六二爻辞“明夷睇于左股”句郑注曰:“六二辰在酉……九三又在辰。”(同上,第352页)“辰在酉”,“辰”是“爻辰”的省称;“又在辰”,则谓九三爻的爻辰又在辰,省略了“爻辰”或“辰”。爻辰之辰,具体指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二辰,其中,子、寅、辰、午、申、戌属六阳辰,丑、卯、巳、未、酉、亥属六阴辰。惠栋《易汉学·郑康成易》及张惠言《周易郑氏义》皆指出,据残存郑注,乾卦( )六个阳爻,自初爻依次纳六阳辰,初九子,九二寅,九三辰,九四午,九五申,上九戌;坤卦( )六个阴爻,自初爻依次纳六阴辰,初六未,六二酉,六三亥,六四丑,六五卯,上六巳。“三百八十四爻皆本于乾坤,故阳爻就乾位,阴爻就坤位。”(张惠言,第260页)其他六十二卦,视同位的乾爻、坤爻而定,阳爻纳与乾爻同位的阳辰,阴爻纳与坤爻同位的阴辰。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阴阳爻均平,各一百九十二,分布在各卦的六个爻位上,各爻位上的阴阳爻皆各三十二。于是,在爻辰说下,出现于六十四卦每一爻位上的三十二阳爻与阴爻,皆可化约为同位上的乾之一阳与坤之一阴,而纳同一爻辰;一百九十二阳爻与一百九十二阴爻组成的六十四卦的三百八十四爻,最终可化约为乾六阳、坤六阴的十二爻,而纳十二辰。

  爻辰之辰的基本含义即如伯瑕对晋侯所言“日月之会是谓辰”(见《左传·昭公七年》),指日月运行相会的次舍或星次。此外,日月的运行还会经历诸多与辰直接对应的星次。辰所对应的日月运行相会与不相会所经历的星次,在汉代易学的天人之学背景下,开显为阴阳消息大化的引动之源。正是郑玄揭示了爻作为符示引动大化之源的基本单元的价值。《礼记·月令》“孟春之月”句郑注云:“日月之行,一岁十二会,圣王因其会而分之,以为大数焉。观斗所建,命其四时。此云‘孟春’者,日月会于娵訾,而斗建寅之辰也。”(见朱彬,第214页)唐贾公彦《周礼注疏》卷二十三“大师掌六律六同”疏谓:“按斗柄所建十二辰而左旋,日体十二月与月合宿而右转。但斗之所建,建在地上十二辰,故言子、丑之等;辰者,日月之会,会在天上十二次,故言娵訾、降娄之等。”(贾公彦,第795页)古代坐标左东右西,上南下北。左旋为自左而右,相当于今日之顺时针旋转;右转为自右而左,相当于今日之逆时针运行。因此,一岁之中,斗柄顺次指向地上的十二方位,自正北之子由左向右顺旋,历丑寅之东北、卯之正东、辰巳之东南、午之正南、未申之西南、酉之正西,最后至于戌亥之西北。相应地,日与月运行于天,自右而左,即今所言在黄道上自西而东的视运动,依次相会于天上的星纪、玄枵、娵訾、降娄、大梁、实沉、鹑首、鹑火、鹑尾、寿星、大火、析木十二次舍。日月先后会于天上十二次舍,斗柄则相应指向地上十二方位,十二月得以确立。孔颖达《礼记正义》卷十四《月令》节引郑注《周礼·大师职》谓:“十一月辰在星纪,十二月辰在玄枵,正月辰在娵訾,二月辰在降娄,三月辰在大梁,四月辰在实沉,五月辰在鹑首,六月辰在鹑火,七月辰在鹑尾,八月辰在寿星,九月辰在大火,十月辰在析木。”(孔颖达,第1353页)古历法,周建子、殷建丑、夏建寅,分别以子月、丑月、寅月为正月。郑玄此处所言,显然谓夏历。

  日月运行在天,先后相会于星纪等十二次舍。实际上,日月右旋运行,再细而论,依次经历北、西、南、东的二十八次舍即二十八星宿。十二次舍与二十八次舍相对应,二者皆以环绕周天长短不同的度数节段,昭示日月的运行。《汉书·律历志下》载:“角十二,亢九,氐十五,房五,心五,尾十八,箕十一”,构成东方七星宿;“斗二十六,牛八,女十二,虚十,危十七,营室十六,壁九”,构成北方七星宿;“奎十六,娄十二,胃十四,昴十一,毕十六,觜二,参九”,构成西方七星宿;“井三十三,鬼四,柳十五,星七,张十八,翼十八,轸十七”,构成南方七星宿。二十八星宿一如十二次舍,皆右转次第排列。就十二次舍与二十八次舍的对应,《汉书·律历志下》也指明:“星纪,初斗十二度,……终于婺女七度。……析木,初尾十度,……终于斗十一度。”这是郑玄爻辰说以辰对应星次立论的基本依据。

  例如,《坎》( )六四爻辞“尊酒簋,贰用缶”条郑注云:“爻辰在丑。丑上值斗,可以斟之象。斗上有建星,建星之形似簋。贰,副也。建星上有弁星,弁星之形又如缶。”(见孙堂校补,第338页)《坎》六四爻同于《坤》六四爻,爻辰在丑,对应十二星次的玄枵,值二十八星宿中的斗,建星属其附星,弁星又属建星的附星。在郑玄看来,日月在天周而复始的十二次舍、二十八次舍的运行,引动了天地阴阳二气的消息,与气化生生的宏廓宇宙气场。可化约为十二爻的六十四卦的三百八十四爻,以其所值爻辰,首先符示了日月所历次舍,并以此敞开宇宙气化生生的引动之源:日月运转。郑玄以此提醒人们以爻辰观每卦每爻,理解辰对应的周天星次,以及星次的经历者日月对于阴阳大化的引动。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郑玄爻辰说的易学诠释浅探

分享到: 生成海报
=========================={"status":"error","error_msg":"Can not download remote image file by use curl! http_code:404<\/span>"}{"status":"error","error_msg":"Can not download remote image file!<\/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