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分与名分

“Xing Fen”(Individual Nature) and “Ming Fen”(Social Status of a Person):Study on Guo Xiang’s Theory

  作者简介:陈之斌,湖南大学岳麓书院。

  原发信息:《中国哲学史》第20196期

  内容提要:郭象的“性分”论受黄老道家“名分”论影响,其无为而治的政治思想、应时而变的历史进步观以及内圣外王的理想人格,都有明显的黄老学成分。郭象通过黄老学的“名分”概念,把秩序的概念引入庄子思想,意味着把外在的、由等级名分所规定的社会秩序内化于人性之中,这就为君王的统治与社会的治理提供了一个可靠的理论基础。由此一来,郭象把人类先天的自然本性跟后天的社会属性结合在一起,把名教与自然的内涵都内化于“性”之中,扩展了先天自然本性之内涵。正是在“性”这一基础上,名教与自然得到了统一。

  关键词:郭象/性分/黄老学/名分

 

  在郭象思想中,“性分论”一直是学界关注的重点。然而,其内涵却相当复杂。一方面,性分是不知其所以然而然的自然,有其不为人知的先天本质;另一方面,郭象又认为仁、义、礼、智等后天的社会属性也属于性分之内。一方面,郭象认为性分是“天性所受,各有本分,不可逃,亦不可加”(《养生主注》);另一方面,他又认为“人性有变,古今不同。”(《天运注》)这些相反的观点在《庄子注》中随处可见,给郭象思想带来了极大的张力和冲突。论者也常常以此为由来批判郭象,认为他并没有处理好名教与自然的关系。甚至有论者认为,从郭象的思想中根本推不出“名教即自然”的观点。①之所以引起如此大的分歧,固然是由于其思想的复杂性造成的,但同时也是我们对郭象思想理解不够全面,忽略了黄老学对郭象思想的影响。

  克实言之,郭象思想中有非常鲜明的黄老学因素。然而,郭象与黄老学之间的关系,没有引起学界的足够重视。事实上,郭象的“性分”论受到黄老学“名分”论的深刻影响。他通过“名分”论把秩序的观念引入“性分”之中,并把秩序内在化于事物自身。此外,其无为而治的政治思想、应时而变的历史进步观以及内圣外王的理想人格,都有明显的黄老学成分,也都是在“性”或“性分”之上展开的。正是在“性”或“性分”这一基础上,郭象把儒家与道家、名教与自然会通起来。澄清郭象思想中的黄老学成分,可缓解其思想中的紧张和冲突,并帮助我们重新理解郭象思想,以及名教与自然的关系。

  一、“性分”论内涵及其困境

  作为郭象哲学的核心概念,“性分”在郭象思想中起着枢纽性的作用,无论是其阐发逍遥齐物,还是论述内圣外王的政治理想,都离不开“性分”。然而,究竟如何理解其内涵,学界还存在很大的分歧。如汤一介先生把“性分”视之为一事物之为一事物的根据,也就是一事物本身所具有的内在素质,并且认为“性”、“性分”、“本性”等概念都具有相同的内涵。②康中乾也持此种观点,且认为在郭象玄学中,“性”与“极”、“宜”、“分”、“理”、“命”、“情”等是同类层次的概念。③杨立华也指出,郭象的“自然”和“性分”所指的范畴是同一的,且“性分”就是“理”或“理分”。④与此相反,另一种观点认为郭象思想中的“性”与“性分”内涵不同,如王晓毅指出,“性分”乃“性”和“分”的结合,指有局限和差异的人性,因而只能表述凡人的个性,而不适用于圣人。⑤这一发现可谓洞见。通观《庄子注》,郭象在阐述圣人之性时几乎不用“性分”,说明“性”与“性分”并不在同一层次。王中江把郭象思想中有关“性分”的论述归纳为四类,并指出,“分”是在广义上认为万物都有自己的分位、分际和限量。此外,他还认为郭象的“性分”思想存在着不可化解的矛盾,由此导致其自身思想体系的解体,如“适性”与“不适性”、“适性逍遥”与事物不足以“足性”、“定分论”与“变化论”、以及“自化”与“相因”之间的紧张。⑥之所以引起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一方面是因为郭象确实没有对其津津乐道的“性分”一个明确的界定;另一方面,郭象常在不同的层面上使用“性分”,而且相互之间存在矛盾,所以导致了“性分”论自身的困境。

  “性分”在《庄子注》中一共出现13次。“分”除了与“性”组合使用之外,还常常与其它字汇组合使用,如“本性之分”、“天然之分”、“自然之分”、“性命之分”、“所受之分”、“理有至分”、“本分”、“知分”、“守分”、“当其分”、“尽分”、“止其分”、“止于分”、“居其分内”、“游于分内”、“不役思于分外”、“过分”等,都指向个体的、有差异的、普通人的本性。为什么郭象在论述普通人之本性时用“性分”而不是用“性”呢?其中的关键在于“分”。如果说“性”指的是一事物之所以为该事物的根据的话,“分”则指向每一事物自身所具有的边界。与“分”类似的还有“极”。郭象在论述个体之性时,“极”的出现频率也非常高,如“故理有至分,物有定级,各足称事,其济一也”(《逍遥游注》)、“物各有性,性各有极”(同上)、“各以得性为至,自尽为极也。性各有极,苟足其极,则余天下之财也”(同上)、“夫大小之物,苟失其极,则利害之理均;用得其所,则物皆逍遥也”(同上)、“若各据其性分,物冥其极,则形大未为有余,形小不为不足”(《齐物论注》)、“各知其极,物安其分,逍遥者用其本步而游乎自得之场矣。”(《秋水注》)等,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如果说“分”重在强调每一个“事物”的分位或边界,“极”则侧重于说明每一“事物”都具有自身不可逾越的最高的“限度”或最高的程度。⑦可见,“分”与“极”有相同之处,事物的“极”就是事物的“分”,只不过“极”强调“分”可能达到的最大限度。

  当前学界对“分”之内涵的界定,都采取了一种通常意义上的理解,把“分”视为事物自身所处的分位或边界。从表面上来看,这一理解固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但却忽视了郭象思想的深层内涵。而且,正是因为对“分”及“性分”的这一字面理解,导致了郭象思想的庸俗化诠释倾向,认为他主张“一切合理的就是现实的,一切现实的也是合理的”。郭象真的持这样的观点么?这样一种诠释符合郭象的思想么?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如何理解“分”。有学者指出,“分”是一个非常儒家化的概念。⑧但并没有给出论证。很多学者似乎也持同样的观点。然而,“分”真的是一个儒家的观念么?至少在早期儒家如孔子思想中是找不到相关论述的。事实上,王晓毅早已指出郭象的“性分”论受到黄老学“名分”论的影响,“‘性分’是老庄‘人性自然’论与黄老‘名分’说的结合,构成了郭象哲学的核心。”⑨遗憾的是,他并没有深入展开,而且学界对此也少有涉及。他对“性分”与黄老学“名分”之间关系的揭示,给我们理解“性分”论的深层内涵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线索。

“Xing Fen”(Individual Nature) and “Ming Fen”(Social Status of a Person):Study on Guo Xiang’s Theory

  作者简介:陈之斌,湖南大学岳麓书院。

  原发信息:《中国哲学史》第20196期

  内容提要:郭象的“性分”论受黄老道家“名分”论影响,其无为而治的政治思想、应时而变的历史进步观以及内圣外王的理想人格,都有明显的黄老学成分。郭象通过黄老学的“名分”概念,把秩序的概念引入庄子思想,意味着把外在的、由等级名分所规定的社会秩序内化于人性之中,这就为君王的统治与社会的治理提供了一个可靠的理论基础。由此一来,郭象把人类先天的自然本性跟后天的社会属性结合在一起,把名教与自然的内涵都内化于“性”之中,扩展了先天自然本性之内涵。正是在“性”这一基础上,名教与自然得到了统一。

  关键词:郭象/性分/黄老学/名分

 

  在郭象思想中,“性分论”一直是学界关注的重点。然而,其内涵却相当复杂。一方面,性分是不知其所以然而然的自然,有其不为人知的先天本质;另一方面,郭象又认为仁、义、礼、智等后天的社会属性也属于性分之内。一方面,郭象认为性分是“天性所受,各有本分,不可逃,亦不可加”(《养生主注》);另一方面,他又认为“人性有变,古今不同。”(《天运注》)这些相反的观点在《庄子注》中随处可见,给郭象思想带来了极大的张力和冲突。论者也常常以此为由来批判郭象,认为他并没有处理好名教与自然的关系。甚至有论者认为,从郭象的思想中根本推不出“名教即自然”的观点。①之所以引起如此大的分歧,固然是由于其思想的复杂性造成的,但同时也是我们对郭象思想理解不够全面,忽略了黄老学对郭象思想的影响。

  克实言之,郭象思想中有非常鲜明的黄老学因素。然而,郭象与黄老学之间的关系,没有引起学界的足够重视。事实上,郭象的“性分”论受到黄老学“名分”论的深刻影响。他通过“名分”论把秩序的观念引入“性分”之中,并把秩序内在化于事物自身。此外,其无为而治的政治思想、应时而变的历史进步观以及内圣外王的理想人格,都有明显的黄老学成分,也都是在“性”或“性分”之上展开的。正是在“性”或“性分”这一基础上,郭象把儒家与道家、名教与自然会通起来。澄清郭象思想中的黄老学成分,可缓解其思想中的紧张和冲突,并帮助我们重新理解郭象思想,以及名教与自然的关系。

  一、“性分”论内涵及其困境

  作为郭象哲学的核心概念,“性分”在郭象思想中起着枢纽性的作用,无论是其阐发逍遥齐物,还是论述内圣外王的政治理想,都离不开“性分”。然而,究竟如何理解其内涵,学界还存在很大的分歧。如汤一介先生把“性分”视之为一事物之为一事物的根据,也就是一事物本身所具有的内在素质,并且认为“性”、“性分”、“本性”等概念都具有相同的内涵。②康中乾也持此种观点,且认为在郭象玄学中,“性”与“极”、“宜”、“分”、“理”、“命”、“情”等是同类层次的概念。③杨立华也指出,郭象的“自然”和“性分”所指的范畴是同一的,且“性分”就是“理”或“理分”。④与此相反,另一种观点认为郭象思想中的“性”与“性分”内涵不同,如王晓毅指出,“性分”乃“性”和“分”的结合,指有局限和差异的人性,因而只能表述凡人的个性,而不适用于圣人。⑤这一发现可谓洞见。通观《庄子注》,郭象在阐述圣人之性时几乎不用“性分”,说明“性”与“性分”并不在同一层次。王中江把郭象思想中有关“性分”的论述归纳为四类,并指出,“分”是在广义上认为万物都有自己的分位、分际和限量。此外,他还认为郭象的“性分”思想存在着不可化解的矛盾,由此导致其自身思想体系的解体,如“适性”与“不适性”、“适性逍遥”与事物不足以“足性”、“定分论”与“变化论”、以及“自化”与“相因”之间的紧张。⑥之所以引起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一方面是因为郭象确实没有对其津津乐道的“性分”一个明确的界定;另一方面,郭象常在不同的层面上使用“性分”,而且相互之间存在矛盾,所以导致了“性分”论自身的困境。

  “性分”在《庄子注》中一共出现13次。“分”除了与“性”组合使用之外,还常常与其它字汇组合使用,如“本性之分”、“天然之分”、“自然之分”、“性命之分”、“所受之分”、“理有至分”、“本分”、“知分”、“守分”、“当其分”、“尽分”、“止其分”、“止于分”、“居其分内”、“游于分内”、“不役思于分外”、“过分”等,都指向个体的、有差异的、普通人的本性。为什么郭象在论述普通人之本性时用“性分”而不是用“性”呢?其中的关键在于“分”。如果说“性”指的是一事物之所以为该事物的根据的话,“分”则指向每一事物自身所具有的边界。与“分”类似的还有“极”。郭象在论述个体之性时,“极”的出现频率也非常高,如“故理有至分,物有定级,各足称事,其济一也”(《逍遥游注》)、“物各有性,性各有极”(同上)、“各以得性为至,自尽为极也。性各有极,苟足其极,则余天下之财也”(同上)、“夫大小之物,苟失其极,则利害之理均;用得其所,则物皆逍遥也”(同上)、“若各据其性分,物冥其极,则形大未为有余,形小不为不足”(《齐物论注》)、“各知其极,物安其分,逍遥者用其本步而游乎自得之场矣。”(《秋水注》)等,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如果说“分”重在强调每一个“事物”的分位或边界,“极”则侧重于说明每一“事物”都具有自身不可逾越的最高的“限度”或最高的程度。⑦可见,“分”与“极”有相同之处,事物的“极”就是事物的“分”,只不过“极”强调“分”可能达到的最大限度。

  当前学界对“分”之内涵的界定,都采取了一种通常意义上的理解,把“分”视为事物自身所处的分位或边界。从表面上来看,这一理解固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但却忽视了郭象思想的深层内涵。而且,正是因为对“分”及“性分”的这一字面理解,导致了郭象思想的庸俗化诠释倾向,认为他主张“一切合理的就是现实的,一切现实的也是合理的”。郭象真的持这样的观点么?这样一种诠释符合郭象的思想么?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如何理解“分”。有学者指出,“分”是一个非常儒家化的概念。⑧但并没有给出论证。很多学者似乎也持同样的观点。然而,“分”真的是一个儒家的观念么?至少在早期儒家如孔子思想中是找不到相关论述的。事实上,王晓毅早已指出郭象的“性分”论受到黄老学“名分”论的影响,“‘性分’是老庄‘人性自然’论与黄老‘名分’说的结合,构成了郭象哲学的核心。”⑨遗憾的是,他并没有深入展开,而且学界对此也少有涉及。他对“性分”与黄老学“名分”之间关系的揭示,给我们理解“性分”论的深层内涵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线索。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性分与名分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