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胡适对孔子易学的逻辑建构

Logical Construction of Confucius’s Theory of Zhou Yi by Hu Shi: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Rectification of Names

  作者简介:代玉民,南京大学 哲学系,江苏 南京 210023 代玉民,河北涿州人,哲学博士,南京大学哲学系助理研究员,研究方向:中国哲学。

  原发信息:《周易研究》第20195期

  内容提要:作为孔门的哲学方法,正名具有校定语义与效法类推的逻辑功能。胡适将正名的两种功能渗透于以“易”“象”“辞”为基本观念的孔子易学建构中:(一)生生变化之“易”包含由简至繁的发展秩序,为易学中的效法、类推提供逻辑基础;(二)效法自然之“象”的卦爻“象”,是圣人效法、类推从而创造种种器物制度、伦理道德的根据;(三)揭示卦爻象吉凶善恶以指引人类行动的“辞”,作为逻辑判断命题,其效用的发挥有赖于语义的校定。然而,胡适以正名方法进行的逻辑建构并不局限于易学,他进一步将易学推扩到人生与政治领域,使孔子的人生哲学与政治哲学成为其易学的延伸。最终,孔子哲学成为囊括自然、人生、政治诸领域的广义的易学哲学。

  As a philosophical method used by Confucius(551-479BCE),rectification of name possesses logical functions of calibrating semantics and reasoning by analogy,which were applied to the construction of Confucius’s scholarship on the Changes by Hu Shi (1891-1962) with change,image,and statement as its three basic concepts.First,change manifested by producing and reproducing contains an evolutionary order from simplicity to complexity,which provides a foundation for simulation and reasoning by analogy; second,the hexagram and line images derived from the simulation of natural phenomena became the basis for the sages to simulate and reason by analogy,through which they invented tools and established institutions,ethics,and morality; third,the efficacy of guiding human action in the hexagram and line statements as judgment propositions depends on semantic calibration.However,what Hu Shi had logically constructed through the method of rectification of names was not confined to Changes scholarship,as he further extended this idea to the field of politics,and saw Confucius’s philosophy of life and political philosophy as an extension of his teachings of the Changes.At last,Confucius’s philosophy turned out to be a generalized Changes-oriented philosophy including the fields of nature,human life,and politics.

  关键词:胡适/正名/孔子/易学/逻辑建构/Hu Shi/rectification of names/Confucius/Changes scholarship/logical construction

  标题注释: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第65批面上资助项目:“逻辑方法与中国传统哲学的现代建构研究”(2019M650109)。

 

  20世纪以来,在“整理国故,再造文明”①的背景下,胡适对中国传统哲学展开系统诠释,撰写了《先秦名学史》、《中国哲学史大纲》等书,某种程度上揭开了中国传统哲学现代建构的序幕。其中,他对孔子易学的建构可谓别具一格,值得特别注意。

  胡适抛开传统易学的河图洛书、先天太极种种说法,从正名的角度展开对孔子易学的逻辑建构。胡适提出“《易经》里最重要的逻辑学说是象的学说”②,他以“象”为核心,以“易”“辞”为辅翼,建构出以“易”“象”“辞”为基本观念的孔子易学。进而,胡适将孔子易学推扩到其人生哲学与政治哲学方面,他表示“孔子学说的一切根本,依我看来,都在一部《易经》。”③在胡适眼中,孔子的人生哲学与政治哲学实为其易学在人生与政治领域的延伸,也就是说,孔子哲学是囊括自然、人生与政治诸方面的广义的易学哲学,而这种广义的易学哲学的成立有赖于正名方法。

  一、孔子的正名

  “正名”是孔子哲学的方法论,亦是先秦逻辑学的重要内容。那么,“正名”涵义如何呢?在胡适看来,孔子的正名主要有两义:

  (一)正名是一种校定语义的逻辑方法

  从字面上看,“正名”即是对名词、概念等语言文字的校定,这种校定主要涉及名词、概念的内涵与外延。以《论语》为例:

  子曰:“觚不觚,觚哉!觚哉!”④

  季康子问政于孔子,孔子对曰:“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四书章句集注》,第137页)

  “觚”本是有角的酒器之名,但后来“觚”之名的使用泛化,不论有无角,凡可盛酒三升的酒器都叫做“觚”,这是“觚”的“名不正”;又如“政”字本义是“正”,为政之道在于使人端正,若为政者不能做到“正”,则与“政”的身份不符,此为“政”的“名不正”。胡适指出:“‘言’是‘名’组合成的。名字的意义若没有正当的标准,便连话都说不通了。”(《中国哲学史大纲》,第68页)也就是说,“名不正”所导致的直接结果便是评价标准的混乱,此为“名不正,则言不顺”。

  若要整顿这种语言文字层面的混乱状况,需要运用正名的逻辑方法。以“觚”与“政”为例,“觚”之名的内涵是有角的酒器,按正名的逻辑,有角的酒器才是觚,没有角的酒器不能称作觚。这样“觚”的内涵与外延才能对应,此为“觚”的正名;“政”之名的内涵是君主端正的政治行为,君主不端正的政治行为,便不能称作“政”,此为“政”的正名,如孟子“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四书章句集注》,第221页)的说法,即是对“政”在正名意义上的一种应用。这表明,正名方法注重在语义层面厘清名词概念的内涵与外延,确定名词与其所指对象之间的真实的对应关系,此即“名生于真,非其真,弗以为名”⑤。这样,通过对名词概念的内涵、外延的校定,可以使“名正”,“名正”有助于语言的准确使用与交流,从而达到“言顺”乃至“事成”的效果。由此可见,校定语义是孔子正名方法的基本向度。

  (二)正名是一种效法、类推的逻辑方法

  正名方法的效法、类推功能在孔门“忠恕”思想有所体现,如:

  子曰:“参乎!吾道一以贯之。”曾子曰:“唯。”子出,门人问曰:“何谓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四书章句集注》,第72页)

  “一以贯之”“忠恕”常被视为孔子人生哲学的内容,胡适却指出这种看法的局限性,他说:“自从曾子把‘一以贯之’解作‘忠恕’,后人误解曾子的意义,以为忠恕乃是关于人生哲学的问题,所以把‘一以贯之’也解作‘尽己之心,推己及人’,这就错了。‘忠恕’两字,本有更广的意义。”(《中国哲学史大纲》,第77页)那么,“忠恕”的更广的意义是什么呢?胡适做了如下分析:

  恕字本训“如”。《声类》说:“以心度物曰恕。”恕即是推论(Inference),推论总以类似为根据。如《中庸》说:“伐柯伐柯,其则不远。执柯以伐柯,睨而视之,犹以为远。”这是因手里的斧柄与要砍的斧柄同类,故可由这个推到那个。闻一知十,举一反三,都是用类似之点,作推论的根据。恕字训“如”,即含此意。忠字太炎解作亲身观察的知识,《周语》说:“考中度衷为忠。”又说:“中能应外,忠也。”中能应外为忠,与《三朝记》的“中以应实,曰知恕”同意。可见忠恕两字意义本相近,不易分别。《中庸》有一章上文说“忠恕违道不远”,是忠恕两字并举。下文紧接“施诸己而不愿,亦勿施于人”;下文又说“所求乎子以事父”一大段,说的都只是一个“恕”字。

  此可见“忠恕”两字,与“恕”字同意。(《中国哲学史大纲》,第77-78页)

  经考据,胡适得出两个结论:1.“恕”字训“如”,具有“以心度物”的效法、类推之义;2.“忠”字与“恕”字意义相同,故“忠恕”二字连用,表示一种效法、类推的逻辑功能。这样,与“忠恕”类似,孔子的“一以贯之”,乃至《大学》的“絜矩之道”(《四书章句集注》,第10页)、《中庸》的“忠恕违道不远”(《四书章句集注》,第23页)等均具有效法、类推的逻辑功能,可见效法、类推是孔门的重要方法论。那么,这种效法、类推与“正名”有何关系呢?对此,胡适指出:

  “恕”字只是要认得我与人的“共相”。这个“共相”即是“名”所表示。孔子的人生哲学,是和他的正名主义有密切关系的。(《中国哲学史大纲》,第80页)

  如前所述,“忠恕”“一以贯之”“絜矩之道”等方法,在胡适看来,本是以效法、类推为功能的逻辑方法,它们因在儒家人生哲学中得以广泛应用,而被广泛认为是儒家的人生哲学方法。从逻辑角度看,这种效法、类推的逻辑功能发挥的关键,在于发现“共相”,即孔子正名学说中的“名”。“共相”与“名”相当于逻辑学中的“类”概念,是使逻辑推论得以成立的依据。当“名”作为一种“共相”或“类”时,“正名”便不只是一种校定语义的逻辑方法,它进而成为一种以“共相”或“类”为根据的推论方法。作为推论方法,“正名”与儒家人生哲学中关系密切,并在其中有广泛应用。例如,“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四书章句集注》,第53页),北辰是不动的北极之星,其余众星环绕而归向此星,朱熹解释说,“政之为言正也,所以正人之不正也”(《四书章句集注》,第53页),当君主或君子能够做到“正”,则其余人可以发现自我与榜样之间的“共相”之“名”,以此类推,可以使自己自然效法作为榜样之人。这种“为政以德,则无为而天下归之”(《四书章句集注》,第53页)的伦理,恰是效法、类推的正名逻辑在儒家人生哲学中的一种体现。

  综上所述,孔子的正名方法既是一种校定语义的逻辑方法,亦是一种效法、类推的逻辑方法。接下来,我们以正名方法为视角,来看胡适对孔子易学的逻辑建构。

Logical Construction of Confucius’s Theory of Zhou Yi by Hu Shi: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Rectification of Names

  作者简介:代玉民,南京大学 哲学系,江苏 南京 210023 代玉民,河北涿州人,哲学博士,南京大学哲学系助理研究员,研究方向:中国哲学。

  原发信息:《周易研究》第20195期

  内容提要:作为孔门的哲学方法,正名具有校定语义与效法类推的逻辑功能。胡适将正名的两种功能渗透于以“易”“象”“辞”为基本观念的孔子易学建构中:(一)生生变化之“易”包含由简至繁的发展秩序,为易学中的效法、类推提供逻辑基础;(二)效法自然之“象”的卦爻“象”,是圣人效法、类推从而创造种种器物制度、伦理道德的根据;(三)揭示卦爻象吉凶善恶以指引人类行动的“辞”,作为逻辑判断命题,其效用的发挥有赖于语义的校定。然而,胡适以正名方法进行的逻辑建构并不局限于易学,他进一步将易学推扩到人生与政治领域,使孔子的人生哲学与政治哲学成为其易学的延伸。最终,孔子哲学成为囊括自然、人生、政治诸领域的广义的易学哲学。

  As a philosophical method used by Confucius(551-479BCE),rectification of name possesses logical functions of calibrating semantics and reasoning by analogy,which were applied to the construction of Confucius’s scholarship on the Changes by Hu Shi (1891-1962) with change,image,and statement as its three basic concepts.First,change manifested by producing and reproducing contains an evolutionary order from simplicity to complexity,which provides a foundation for simulation and reasoning by analogy; second,the hexagram and line images derived from the simulation of natural phenomena became the basis for the sages to simulate and reason by analogy,through which they invented tools and established institutions,ethics,and morality; third,the efficacy of guiding human action in the hexagram and line statements as judgment propositions depends on semantic calibration.However,what Hu Shi had logically constructed through the method of rectification of names was not confined to Changes scholarship,as he further extended this idea to the field of politics,and saw Confucius’s philosophy of life and political philosophy as an extension of his teachings of the Changes.At last,Confucius’s philosophy turned out to be a generalized Changes-oriented philosophy including the fields of nature,human life,and politics.

  关键词:胡适/正名/孔子/易学/逻辑建构/Hu Shi/rectification of names/Confucius/Changes scholarship/logical construction

  标题注释: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第65批面上资助项目:“逻辑方法与中国传统哲学的现代建构研究”(2019M650109)。

 

  20世纪以来,在“整理国故,再造文明”①的背景下,胡适对中国传统哲学展开系统诠释,撰写了《先秦名学史》、《中国哲学史大纲》等书,某种程度上揭开了中国传统哲学现代建构的序幕。其中,他对孔子易学的建构可谓别具一格,值得特别注意。

  胡适抛开传统易学的河图洛书、先天太极种种说法,从正名的角度展开对孔子易学的逻辑建构。胡适提出“《易经》里最重要的逻辑学说是象的学说”②,他以“象”为核心,以“易”“辞”为辅翼,建构出以“易”“象”“辞”为基本观念的孔子易学。进而,胡适将孔子易学推扩到其人生哲学与政治哲学方面,他表示“孔子学说的一切根本,依我看来,都在一部《易经》。”③在胡适眼中,孔子的人生哲学与政治哲学实为其易学在人生与政治领域的延伸,也就是说,孔子哲学是囊括自然、人生与政治诸方面的广义的易学哲学,而这种广义的易学哲学的成立有赖于正名方法。

  一、孔子的正名

  “正名”是孔子哲学的方法论,亦是先秦逻辑学的重要内容。那么,“正名”涵义如何呢?在胡适看来,孔子的正名主要有两义:

  (一)正名是一种校定语义的逻辑方法

  从字面上看,“正名”即是对名词、概念等语言文字的校定,这种校定主要涉及名词、概念的内涵与外延。以《论语》为例:

  子曰:“觚不觚,觚哉!觚哉!”④

  季康子问政于孔子,孔子对曰:“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四书章句集注》,第137页)

  “觚”本是有角的酒器之名,但后来“觚”之名的使用泛化,不论有无角,凡可盛酒三升的酒器都叫做“觚”,这是“觚”的“名不正”;又如“政”字本义是“正”,为政之道在于使人端正,若为政者不能做到“正”,则与“政”的身份不符,此为“政”的“名不正”。胡适指出:“‘言’是‘名’组合成的。名字的意义若没有正当的标准,便连话都说不通了。”(《中国哲学史大纲》,第68页)也就是说,“名不正”所导致的直接结果便是评价标准的混乱,此为“名不正,则言不顺”。

  若要整顿这种语言文字层面的混乱状况,需要运用正名的逻辑方法。以“觚”与“政”为例,“觚”之名的内涵是有角的酒器,按正名的逻辑,有角的酒器才是觚,没有角的酒器不能称作觚。这样“觚”的内涵与外延才能对应,此为“觚”的正名;“政”之名的内涵是君主端正的政治行为,君主不端正的政治行为,便不能称作“政”,此为“政”的正名,如孟子“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四书章句集注》,第221页)的说法,即是对“政”在正名意义上的一种应用。这表明,正名方法注重在语义层面厘清名词概念的内涵与外延,确定名词与其所指对象之间的真实的对应关系,此即“名生于真,非其真,弗以为名”⑤。这样,通过对名词概念的内涵、外延的校定,可以使“名正”,“名正”有助于语言的准确使用与交流,从而达到“言顺”乃至“事成”的效果。由此可见,校定语义是孔子正名方法的基本向度。

  (二)正名是一种效法、类推的逻辑方法

  正名方法的效法、类推功能在孔门“忠恕”思想有所体现,如:

  子曰:“参乎!吾道一以贯之。”曾子曰:“唯。”子出,门人问曰:“何谓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四书章句集注》,第72页)

  “一以贯之”“忠恕”常被视为孔子人生哲学的内容,胡适却指出这种看法的局限性,他说:“自从曾子把‘一以贯之’解作‘忠恕’,后人误解曾子的意义,以为忠恕乃是关于人生哲学的问题,所以把‘一以贯之’也解作‘尽己之心,推己及人’,这就错了。‘忠恕’两字,本有更广的意义。”(《中国哲学史大纲》,第77页)那么,“忠恕”的更广的意义是什么呢?胡适做了如下分析:

  恕字本训“如”。《声类》说:“以心度物曰恕。”恕即是推论(Inference),推论总以类似为根据。如《中庸》说:“伐柯伐柯,其则不远。执柯以伐柯,睨而视之,犹以为远。”这是因手里的斧柄与要砍的斧柄同类,故可由这个推到那个。闻一知十,举一反三,都是用类似之点,作推论的根据。恕字训“如”,即含此意。忠字太炎解作亲身观察的知识,《周语》说:“考中度衷为忠。”又说:“中能应外,忠也。”中能应外为忠,与《三朝记》的“中以应实,曰知恕”同意。可见忠恕两字意义本相近,不易分别。《中庸》有一章上文说“忠恕违道不远”,是忠恕两字并举。下文紧接“施诸己而不愿,亦勿施于人”;下文又说“所求乎子以事父”一大段,说的都只是一个“恕”字。

  此可见“忠恕”两字,与“恕”字同意。(《中国哲学史大纲》,第77-78页)

  经考据,胡适得出两个结论:1.“恕”字训“如”,具有“以心度物”的效法、类推之义;2.“忠”字与“恕”字意义相同,故“忠恕”二字连用,表示一种效法、类推的逻辑功能。这样,与“忠恕”类似,孔子的“一以贯之”,乃至《大学》的“絜矩之道”(《四书章句集注》,第10页)、《中庸》的“忠恕违道不远”(《四书章句集注》,第23页)等均具有效法、类推的逻辑功能,可见效法、类推是孔门的重要方法论。那么,这种效法、类推与“正名”有何关系呢?对此,胡适指出:

  “恕”字只是要认得我与人的“共相”。这个“共相”即是“名”所表示。孔子的人生哲学,是和他的正名主义有密切关系的。(《中国哲学史大纲》,第80页)

  如前所述,“忠恕”“一以贯之”“絜矩之道”等方法,在胡适看来,本是以效法、类推为功能的逻辑方法,它们因在儒家人生哲学中得以广泛应用,而被广泛认为是儒家的人生哲学方法。从逻辑角度看,这种效法、类推的逻辑功能发挥的关键,在于发现“共相”,即孔子正名学说中的“名”。“共相”与“名”相当于逻辑学中的“类”概念,是使逻辑推论得以成立的依据。当“名”作为一种“共相”或“类”时,“正名”便不只是一种校定语义的逻辑方法,它进而成为一种以“共相”或“类”为根据的推论方法。作为推论方法,“正名”与儒家人生哲学中关系密切,并在其中有广泛应用。例如,“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四书章句集注》,第53页),北辰是不动的北极之星,其余众星环绕而归向此星,朱熹解释说,“政之为言正也,所以正人之不正也”(《四书章句集注》,第53页),当君主或君子能够做到“正”,则其余人可以发现自我与榜样之间的“共相”之“名”,以此类推,可以使自己自然效法作为榜样之人。这种“为政以德,则无为而天下归之”(《四书章句集注》,第53页)的伦理,恰是效法、类推的正名逻辑在儒家人生哲学中的一种体现。

  综上所述,孔子的正名方法既是一种校定语义的逻辑方法,亦是一种效法、类推的逻辑方法。接下来,我们以正名方法为视角,来看胡适对孔子易学的逻辑建构。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论胡适对孔子易学的逻辑建构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