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藤东涯“古义”视角下的《太极图说》研究

  作者简介:史少博: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摘要:伊藤东涯对周敦颐《太极图说》的研究在日本江户时代影响很大。在他看来,朱熹《太极图说解》偏离了《太极图说》的本义,周敦颐以无极为理、太极为气, “无极而太极”即“理生气”之意。“太极”“阴阳”本质上皆为一气, “太极生两仪”之“生”是指分化而非创生。朱子则基于理气论释“太极”为理,释“太极”与“阴阳”为体用关系。另一方面,《太极图说》亦有违儒家经典本义。宇宙论、本体论皆非原始儒学内容;《太极图说》明言“五行”,而五行并不见于《周易》经传; “主静”工夫源于道家,与《周易》崇阳抑阴的精神不合。伊藤东涯的研究充分反映了“古义学派”的特点,但他的解读也不能尽合《太极图说》之本义。

  关键词:伊藤东涯;古义;周敦颐;朱熹;《太极图说》

  来源:《周易研究》2021年第1期

  基金资助:国家社科基金西部项目(19ZXZ007)

  伊藤东涯(1670-1736),名长胤,字原藏,号东涯,京都人,日本江户中期学者。其父伊藤仁斋是“古义学派”又称“堀川学派”的创始人。“古义学派”认为,从汉代到宋代,中国学者对儒家经典的解读、阐释大多偏离了本义,故而提倡撇开后人注解,直达经典古义。由此出发,伊藤东涯对周敦颐的《太极图说》进行了研究,著有《太极图说十论》和《太极图说管见》。他认为,朱熹《太极图说解》偏离了周敦颐《太极图说》的本义,《太极图说》又偏离了儒家经典的本义。伊藤东涯的这一看法,鲜明地体现了日本“古义学派”的特点。

  一、“无极”为理,“太极”为气

  朱熹《太极图说解》认为,“太极”是本体,是“造化之枢纽,品汇之根底也”,“无极”则是对“太极”的修饰,形容“太极”无声无臭、无形无象。“‘无极而太极’就是指‘无形无象的太极’。朱子解义最突出的一点,就是明确把太极解释为‘本体’。”1对此,伊藤东涯不以为然。在他看来,《太极图说》的“无极”与“太极”是生化关系,即“太极”生于“无极”。“太极本无极也”的“本”是“本于”的意思,而非“本来”的意思:“其‘本’云者,犹人本乎于祖,万物本乎于天意,推‘太极’元气之所以然,而‘本’之于‘无极’之理也。倘若朱子之说,则言‘太极即无极’可以矣,不须著‘本’字。故知周子所谓‘无极’者指‘理’……《图解》乃曰:‘上天之载,无声无臭,而实造化之枢纽,品汇之根柢也。非太极之外,复有无极也。’此非周子之意矣。”2假若朱子解说即是周子之意,则周子理应直言“无极即太极”,何必说“太极本无极”?据此,伊藤东涯认定周子之“无极”才是本体之理,却被朱子曲解成“太极”为理。

  关于“太极”,伊藤东涯说:“太极二字,《庄》《列》之书屡言之,而其于儒者之书,则始见于《易》之大传,曰‘易有太极,是生两仪’。《正义》云:太极谓天地未分之前,元气混而为一。混元既分,即有天地,故曰‘太极生两仪’是也。汉《律历志》曰:太极元气……是古者之言太极者,皆做一元气说,而未尝有以此为理之名者也。”3从《易传》《周易正义》《汉书·律历志》等文献看,“太极”的确切含义就是“元气”。伊藤东涯认为,周敦颐的《太极图说》仍然沿用了“太极”即“元气”的传统观念,并非如朱熹所言太极即理:“所谓‘太极’也者,仍指一元气之混然者,而加‘无极’二字,以说一理,盖言理生气也。”(《太极图说管见》,第1页)“‘无极而太极’,首提起一句,言理之生气。无极理也,太极气也。《易》曰‘易有太极,是生两仪’,太极即元气也。而其所以然,则无声臭之可言,即所谓理也,故曰‘无极而太极’。宋国史旧传作‘自无极而太极’,其意也同,岂周子之旧本欤?”(《太极图说管见》,第1页)既然无极为理、太极为气,且太极生于无极,则《太极图说》首句“无极而太极”即是“理生气”之意。依此观之,朱熹的解释完全脱离了周敦颐的本意。

   二、“太极”“阴阳”非体用

  关于“太极”与“阴阳”,周敦颐《太极图说》曰:“太极动而生阳,动极而静,静而生阴,静极复动,一动一静,互为其根,分阴分阳,两仪立焉。”4朱熹《太极图说解》释之曰:“盖太极者,本然之妙也;动静者,所乘之机也。太极,形而上之道也;阴阳,形而下之器也。”5在《太极图说十论》中,伊藤东涯对朱熹的解释进行了分析,认为其有违周敦颐的本意:“天地之间,一气之屈伸往来耳。其动之谓阳,其静之谓阴,合而言之,则曰‘太极’,分而言之,则曰‘阴阳’,故曰‘是生两仪’。其下继之曰‘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盖‘仪’与‘象’皆气也。而谓之生者,以渐分渐细而言焉耳。然则太极生两仪,亦何容疑。”(《太极图说十论》,第2页)概言之,“太极”“阴阳”“两仪”“四象”的本质都是一气。气动称阳、气静称阴,乃是分而言之;若合言一气,则称“太极”。究其实质,横贯天地之间者唯有一气。“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之“生”非谓从无到有的创生,而是对气之分化渐分渐细的描述。《太极图说》所谓“太极动而生阳,静而生阴”,无非是指浑然一体的元气分化为阴阳两仪的过程。

  职是之故,伊藤东涯明确反对将“太极”与“阴阳”解释为体用关系:“《图解》云:‘太极者,本然之妙也;动静者,所乘之机也。太极,形而上之道也;阴阳,形而下之器也。’可见太极之为体而动静之为用也……盖古者无体用之说,而其修为之方,皆就用处而言之。《易·彖》屡言‘时用’‘义用’,皆唯言卦之材用,而非对体之用也。其曰‘《易》无体’者,亦形体之体,而非言理也……盖其学专以理为主,则亦自不能不言体用之说,亦自不能不倡主静之说,而不觉与《易》《论》《孟》等书相枘凿也……或曰‘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安得谓‘古者无体用之别’乎哉?不然也。夫形者,方圆,大小,轻重,多寡,手可持,足可履者,在目为色,在耳为声,《大传》所谓形而下者,盖指蓍龟之类而言,故谓之器;而吉凶悔吝之所以为道者,乃非方圆多寡之可言者,故谓之形而上,安得以卦爻阴阳为器,而其理谓之道乎哉?又安得有一个无形无影物为之主宰,而谓之道乎哉……至于《论》《孟》,则素无此说。然则体用之说,学者不讲可矣。”(《太极图说十论》,第15-16页)伊藤东涯认为,《易传》当中的“体”乃是形体之体,“用”则指卦之材用,与朱熹等人所言之“体用”相去甚远。《系辞》虽言形而上下,但“器”实指蓍龟之类,“道”则指吉凶悔吝,亦非本体论性质的概念。至于孔孟儒学,根本不曾论及体用。由此可知,宋代理学擅长的体用思维出于自造,并不符合儒学本旨。朱熹以之解读“太极”与“阴阳”的关系,既与周子本意不合,又背离了传统儒学。

  由是,伊藤东涯进一步对朱子基于理气关系解释《太极图说》的思路予以驳斥。《太极图说》曰:“五气顺布,四时行焉。五行一阴阳也,阴阳一太极也,太极本无极也。五行之生也,各一其性。无极之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乾道成男,坤道成女。二气交感,化生万物。万物生生而变化无穷焉。”6朱熹解之曰:“‘真’以理言,无妄之谓也;‘精’以气言,不二之名也。‘凝’者,聚也,气聚而成形也。盖性为之主,而阴阳五行为之经纬错综,又各以类凝聚而成形焉。阳而健者成男,则父之道也;阴而顺者成女,则母之道也。是人物之始,以气化而生者也。气聚成形,则形交气感,遂以形化,而人物生生变化无穷矣。自男女而观之,则男女各一其性,而男女一太极也。自万物而观之,则万物各一其性,而万物一太极也。盖合而言之,万物统体一太极也;分而言之,一物各具一太极也。”7伊藤东涯则认为:“‘太极动而生阳’一节就阴阳造化上而说所以动静之理,未尝及人物化育之事……至‘无极之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乾道成男,坤道成女’而后始说万物生生之理。而《图解》于‘动生阳’下既言人物禀受之理,其说似早计矣。而其所谓‘动而生阳静而生阴’者,乃语气也。若言其所以然之理,则曰‘无极而太极’……此周子说‘气’,而朱子以‘理’释之也。”(《太极图说十论》,第5页)在他看来,朱子于此不仅论及万物化生,更据其理气关系论阐发禀理为性、气聚成形之说,殊不知《太极图说》始言阴阳动静皆围绕元气展开,且尚未涉及人物化生。朱熹的解说之所以偏离了周敦颐的原意,一是因为将“太极”元气误认作理,二是因为不知道“太极”与“阴阳”并非体用关系。

  作者简介:史少博: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摘要:伊藤东涯对周敦颐《太极图说》的研究在日本江户时代影响很大。在他看来,朱熹《太极图说解》偏离了《太极图说》的本义,周敦颐以无极为理、太极为气, “无极而太极”即“理生气”之意。“太极”“阴阳”本质上皆为一气, “太极生两仪”之“生”是指分化而非创生。朱子则基于理气论释“太极”为理,释“太极”与“阴阳”为体用关系。另一方面,《太极图说》亦有违儒家经典本义。宇宙论、本体论皆非原始儒学内容;《太极图说》明言“五行”,而五行并不见于《周易》经传; “主静”工夫源于道家,与《周易》崇阳抑阴的精神不合。伊藤东涯的研究充分反映了“古义学派”的特点,但他的解读也不能尽合《太极图说》之本义。

  关键词:伊藤东涯;古义;周敦颐;朱熹;《太极图说》

  来源:《周易研究》2021年第1期

  基金资助:国家社科基金西部项目(19ZXZ007)

  伊藤东涯(1670-1736),名长胤,字原藏,号东涯,京都人,日本江户中期学者。其父伊藤仁斋是“古义学派”又称“堀川学派”的创始人。“古义学派”认为,从汉代到宋代,中国学者对儒家经典的解读、阐释大多偏离了本义,故而提倡撇开后人注解,直达经典古义。由此出发,伊藤东涯对周敦颐的《太极图说》进行了研究,著有《太极图说十论》和《太极图说管见》。他认为,朱熹《太极图说解》偏离了周敦颐《太极图说》的本义,《太极图说》又偏离了儒家经典的本义。伊藤东涯的这一看法,鲜明地体现了日本“古义学派”的特点。

  一、“无极”为理,“太极”为气

  朱熹《太极图说解》认为,“太极”是本体,是“造化之枢纽,品汇之根底也”,“无极”则是对“太极”的修饰,形容“太极”无声无臭、无形无象。“‘无极而太极’就是指‘无形无象的太极’。朱子解义最突出的一点,就是明确把太极解释为‘本体’。”1对此,伊藤东涯不以为然。在他看来,《太极图说》的“无极”与“太极”是生化关系,即“太极”生于“无极”。“太极本无极也”的“本”是“本于”的意思,而非“本来”的意思:“其‘本’云者,犹人本乎于祖,万物本乎于天意,推‘太极’元气之所以然,而‘本’之于‘无极’之理也。倘若朱子之说,则言‘太极即无极’可以矣,不须著‘本’字。故知周子所谓‘无极’者指‘理’……《图解》乃曰:‘上天之载,无声无臭,而实造化之枢纽,品汇之根柢也。非太极之外,复有无极也。’此非周子之意矣。”2假若朱子解说即是周子之意,则周子理应直言“无极即太极”,何必说“太极本无极”?据此,伊藤东涯认定周子之“无极”才是本体之理,却被朱子曲解成“太极”为理。

  关于“太极”,伊藤东涯说:“太极二字,《庄》《列》之书屡言之,而其于儒者之书,则始见于《易》之大传,曰‘易有太极,是生两仪’。《正义》云:太极谓天地未分之前,元气混而为一。混元既分,即有天地,故曰‘太极生两仪’是也。汉《律历志》曰:太极元气……是古者之言太极者,皆做一元气说,而未尝有以此为理之名者也。”3从《易传》《周易正义》《汉书·律历志》等文献看,“太极”的确切含义就是“元气”。伊藤东涯认为,周敦颐的《太极图说》仍然沿用了“太极”即“元气”的传统观念,并非如朱熹所言太极即理:“所谓‘太极’也者,仍指一元气之混然者,而加‘无极’二字,以说一理,盖言理生气也。”(《太极图说管见》,第1页)“‘无极而太极’,首提起一句,言理之生气。无极理也,太极气也。《易》曰‘易有太极,是生两仪’,太极即元气也。而其所以然,则无声臭之可言,即所谓理也,故曰‘无极而太极’。宋国史旧传作‘自无极而太极’,其意也同,岂周子之旧本欤?”(《太极图说管见》,第1页)既然无极为理、太极为气,且太极生于无极,则《太极图说》首句“无极而太极”即是“理生气”之意。依此观之,朱熹的解释完全脱离了周敦颐的本意。

   二、“太极”“阴阳”非体用

  关于“太极”与“阴阳”,周敦颐《太极图说》曰:“太极动而生阳,动极而静,静而生阴,静极复动,一动一静,互为其根,分阴分阳,两仪立焉。”4朱熹《太极图说解》释之曰:“盖太极者,本然之妙也;动静者,所乘之机也。太极,形而上之道也;阴阳,形而下之器也。”5在《太极图说十论》中,伊藤东涯对朱熹的解释进行了分析,认为其有违周敦颐的本意:“天地之间,一气之屈伸往来耳。其动之谓阳,其静之谓阴,合而言之,则曰‘太极’,分而言之,则曰‘阴阳’,故曰‘是生两仪’。其下继之曰‘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盖‘仪’与‘象’皆气也。而谓之生者,以渐分渐细而言焉耳。然则太极生两仪,亦何容疑。”(《太极图说十论》,第2页)概言之,“太极”“阴阳”“两仪”“四象”的本质都是一气。气动称阳、气静称阴,乃是分而言之;若合言一气,则称“太极”。究其实质,横贯天地之间者唯有一气。“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之“生”非谓从无到有的创生,而是对气之分化渐分渐细的描述。《太极图说》所谓“太极动而生阳,静而生阴”,无非是指浑然一体的元气分化为阴阳两仪的过程。

  职是之故,伊藤东涯明确反对将“太极”与“阴阳”解释为体用关系:“《图解》云:‘太极者,本然之妙也;动静者,所乘之机也。太极,形而上之道也;阴阳,形而下之器也。’可见太极之为体而动静之为用也……盖古者无体用之说,而其修为之方,皆就用处而言之。《易·彖》屡言‘时用’‘义用’,皆唯言卦之材用,而非对体之用也。其曰‘《易》无体’者,亦形体之体,而非言理也……盖其学专以理为主,则亦自不能不言体用之说,亦自不能不倡主静之说,而不觉与《易》《论》《孟》等书相枘凿也……或曰‘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安得谓‘古者无体用之别’乎哉?不然也。夫形者,方圆,大小,轻重,多寡,手可持,足可履者,在目为色,在耳为声,《大传》所谓形而下者,盖指蓍龟之类而言,故谓之器;而吉凶悔吝之所以为道者,乃非方圆多寡之可言者,故谓之形而上,安得以卦爻阴阳为器,而其理谓之道乎哉?又安得有一个无形无影物为之主宰,而谓之道乎哉……至于《论》《孟》,则素无此说。然则体用之说,学者不讲可矣。”(《太极图说十论》,第15-16页)伊藤东涯认为,《易传》当中的“体”乃是形体之体,“用”则指卦之材用,与朱熹等人所言之“体用”相去甚远。《系辞》虽言形而上下,但“器”实指蓍龟之类,“道”则指吉凶悔吝,亦非本体论性质的概念。至于孔孟儒学,根本不曾论及体用。由此可知,宋代理学擅长的体用思维出于自造,并不符合儒学本旨。朱熹以之解读“太极”与“阴阳”的关系,既与周子本意不合,又背离了传统儒学。

  由是,伊藤东涯进一步对朱子基于理气关系解释《太极图说》的思路予以驳斥。《太极图说》曰:“五气顺布,四时行焉。五行一阴阳也,阴阳一太极也,太极本无极也。五行之生也,各一其性。无极之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乾道成男,坤道成女。二气交感,化生万物。万物生生而变化无穷焉。”6朱熹解之曰:“‘真’以理言,无妄之谓也;‘精’以气言,不二之名也。‘凝’者,聚也,气聚而成形也。盖性为之主,而阴阳五行为之经纬错综,又各以类凝聚而成形焉。阳而健者成男,则父之道也;阴而顺者成女,则母之道也。是人物之始,以气化而生者也。气聚成形,则形交气感,遂以形化,而人物生生变化无穷矣。自男女而观之,则男女各一其性,而男女一太极也。自万物而观之,则万物各一其性,而万物一太极也。盖合而言之,万物统体一太极也;分而言之,一物各具一太极也。”7伊藤东涯则认为:“‘太极动而生阳’一节就阴阳造化上而说所以动静之理,未尝及人物化育之事……至‘无极之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乾道成男,坤道成女’而后始说万物生生之理。而《图解》于‘动生阳’下既言人物禀受之理,其说似早计矣。而其所谓‘动而生阳静而生阴’者,乃语气也。若言其所以然之理,则曰‘无极而太极’……此周子说‘气’,而朱子以‘理’释之也。”(《太极图说十论》,第5页)在他看来,朱子于此不仅论及万物化生,更据其理气关系论阐发禀理为性、气聚成形之说,殊不知《太极图说》始言阴阳动静皆围绕元气展开,且尚未涉及人物化生。朱熹的解说之所以偏离了周敦颐的原意,一是因为将“太极”元气误认作理,二是因为不知道“太极”与“阴阳”并非体用关系。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伊藤东涯“古义”视角下的《太极图说》研究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