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观的心灵

Non-subjective Mind

  作者简介:王晓阳(1978- )男,江苏泰州人,厦门大学哲学系教授,研究方向为心灵哲学,形而上学,语言哲学,认知科学哲学,E-mail:wxy2018@xmu.edu.cn。厦门 361005

  原发信息:《自然辩证法通讯》年第20198期

  内容提要:我们生活在一个科学昌明的时代。运用科学来探究未知并解释一切,蔚然成风。物理主义被认为体现了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物理主义者们普遍相信科学知识或物理知识是完备的(完备性),但是直觉上,我们觉得心灵是主观的(主观性),而科学手段只适用于研究客观的对象,因而心灵无法获得科学解释。如果科学无法解释心灵,那么科学知识就是不完备的,物理主义因而也就是错误的。对此,两类常见的物理主义回应是:激进主义方案(主观性与完备性的非兼容论)和保守主义方案(主观性与完备性的兼容论)。当然,物理主义者也可以通过放弃完备性来为自身立场辩护,但这是一种过于冒险的做法,因为很可能直接导致物理主义的失败。本文建议一个更为稳妥的做法:在坚持完备性的前提下,澄清有关主观性的一个误解,从而继续为保守主义做辩护。我将论证,一旦澄清了这个误解,那么就不但可以继续推进保守主义方案,而且有望为我们开启一个理解心灵的新视角:心灵既不是主观的(subjective),又不是客观的(objective),也不是主体间的(intersubjective),而是非主观的(non-subjective)。

  For many physicalists,physical knowledge or scientific knowledge is complete since it principally can describe everything in the world.Meanwhile,for most of us,science is objective,and our mind is subjective.So,it seems that we cannot scientifically/physically explain our mind.If mind principally cannot be physically explained,physical knowledge is not complete.Physical knowledge is not complete,then physicalism is wrong.Physicalists have two different approaches to deal with the tension between completeness of physical knowledge (completeness) and subjectivity of mind (subjectivity).One is radicalism,another is conservatism.Radicalists think completeness is not compatible with subjectivity.For holding completeness,they try to eliminate subjectivity.In contrast,conservatives think completeness is compatible with subjectivity.In this essay,firstly,I will argue that each of them is not yet a satisfactory solution to deal with the above tension.Secondly,I will argue that if we can clarify some misunderstanding of subjectivity,then we can find conservatism has the prospect of becoming a satisfactory solution.Finally,I will argue that this clarify can also enable us to gain a new perspective on mind,viz.mind is not subjective or objective or intersubjective,but non-subjective.

  关键词:物理主义/完备性/主观性/客观性/主体间性/非主观性/Physicalism/Completeness/Subjectivity/Objectivity/Intersubjectivity/Non-subjectivity

  标题注释: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助(项目编号:20720181103以及20720191041)。

 

  一、导言

  我们生活在一个科学昌明的时代。运用科学来探究未知并解释一切,蔚然成风。在哲学的历史舞台上,与之相呼应的是物理主义(physicalism)的兴起。①若从维也纳小组核心成员纽拉特(Otto Neurath)1931年明确提出“物理主义”开始算,其正式登场不足百年,然而物理主义却被普遍认为体现了“时代精神”,“成为了当今占统治地位的科学世界观”。([4],p.1)

  物理主义者们普遍对科学抱有好感。虽然有些现象看上去似乎是难以获得科学解释的,但是绝大多数物理主义者仍乐观地相信,原则上,科学——尤其是理想的物理学(ideal physics)——应当可以解释世间的一切,哪怕现有的科学还做不到这一点。由于这一信念得到当前绝大多数物理主义者的认同,因此我们可以将它称为物理主义的一条基本原则,可称之为“完备性原则”(the completeness principle)(以下简称“完备性”或CP)。②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如此乐观。一些反对者认为,某些习以为常的直觉与完备性之间存在着明显冲突。尤其是涉及到心灵活动时,这种冲突愈发明显。他们指出,心灵活动/心理状态具有如下一个显著的特征:心灵活动/心理状态似乎是以一种的独特的方式直接(immediately)呈现给其拥有者(owner)/主体(subject)或被其拥有者/主体所直接认识到,却不能直接呈现给其他主体或被其他主体所直接认识到。([10],p.112)这个特征被称为“心灵的主观性”(the subjectivity of mind)(以下简称“主观性”)。③

  对于我们中的大多数而言,心灵具有主观性特征似乎是一个相当素朴的直觉。但问题是,如果心理状态只能直接呈现给其主体(即拥有者)而非其他认主体,那么心理状态就是(认识论上)主观的。我们知道,科学方法本质上是一种客观的(objective)研究手段,只适用于来研究那些(认识论上的)客观事物。心理状态若具有主观性则超出了科学研究的适用范围,因而(原则上)我们就不可能有关于心灵的科学。可见,物理主义的完备性原则与我们关于心灵具有主观性的素朴直觉之间似乎是相冲突的。因此,在反对者们看来,如果尊重心灵具有主观性这一素朴直觉,那么我们就不得不放弃完备性。然而,对于绝大多数物理主义者而言,放弃完备性就如同宣告自身立场的失败。可见,如何应对主观性是个绕不过去的问题,物理主义者们需要对此作出有效回应。

  虽说目前的回应各种各样,但是,在我看来,大都可归入如下两类:激进主义和保守主义。前者试图拒斥或取消掉主观性这一直觉,从而化解完备性所遭受到威胁。而后者则试图在尊重主观性直觉的同时来维护住完备性。下文打算先梳理这两类回应,指出各自目前所面临的核心困难,然后尝试继续为保守主义做辩护。大致思路如下:首先,在以下两节里(第二、三节),我将依次论述激进主义和保守主义,分析二者目前面临的主要问题和核心困难。我将指出,之所以这两类回应目前都不能令人满意,一个关键因素在于:一直以来我们都缺乏关于心灵主观性的恰当理解。因此,在第四节里,我将对心灵主观性进行深度分析,澄清一个关于主观性的长期误解。我将论证,一旦澄清了这个误解,那么就不但可以继续推进保守主义方案,而且有望为我们开启一个理解心灵的新视角:心灵既不是主观的(subjective),又不是客观的,也不是主体间的(intersubjective),而是非主观的(non-subjective)。在最后一节里,我将做出总结,并简要探讨值得我们进一步思考的问题。

  二、激进主义

  如上所述,在一些学者看来,如果主观性是心灵的本质特征,那么科学方法原则上就不能用来研究心灵。换句话说,如果原则上不可能对心理状态进行科学上的或物理上的描述,那么完备性原则自然就是错误的。对此,物理主义者给出的回应尽管多种多样,但均可以归入激进主义和保守主义这两类。

  在对这两类回应展开论述之前,我们先回顾一下主观性特征或许是有益的。依据本文开头的说法,“心灵的主观性”是指,心灵活动/心理状态似乎是以一种的独特方式直接呈现给其拥有者/主体或被其拥有者/主体所直接认识到,却不能直接呈现给其他主体或被其他主体所直接认识到。([10],p.112)基于这个说法,可以构造一个定义来更精确地刻画(心灵的)主观性:

  主观性=[,df]心理状态M1具有主观性,当且仅当,如下两种情形都被满足或其中之一被满足:(1)除了特定的主体S之外,M1不能直接呈现给其他任何主体S[*];(2)除了特定的主体S之外,M1不能被其他任何主体S[*]直接认识。

  从以上定义,不难看出,主观性被理解成了主体S与M1之间的一种特殊关系。有理由相信,这是关于主观性的一种恰当理解。④不难看出,该定义刻画了主观性的两个重要特征,值得我们注意:(1)它是直接的,即S直接认识到M1或M1直接呈现给S。(2)它是“不均等的”(non-equal)。由于M1只对于S来说是直接的,而对于其他主体S[*]则不是直接的。因此,并非对于所有的主体而言,M1都均等地(equally)呈现,或被均等地认识到。

  下面来看激进主义的回应。针对主观性的威胁,激进主义的回应是直接地加以拒斥。目前有两个常见的激进主义方案。第一个常见方案是,关于心灵的取消论(eliminativism)。⑤[24],[25]它试图通过取消掉所有的心理状态,从而消解掉主观性威胁。因为如果心灵根本不存在,也就无所谓心灵的主观性了。此外,在取消论者看来,不仅心灵不存在,而且那些用以描述心理状态的常识心理学(folk psychology)术语,也会随着科学的进步而逐渐被从科学理论的词汇表中剔除出去,最终则会被科学心理学(scientific psychology)所取代。“正如一旦我们发现了燃烧的化学机制(氧化作用)以及生命体的新陈代谢机制,‘燃素’或者‘活力’这样的概念就立刻过时了,从而应被从我们的科学理论词汇体系中清除掉一样,类似地,常识心理学中的心理词汇/概念和心理描述/知识最终也逃脱不了这样的‘被取消’命运。”([26],p.5)

  取消论主要面临如下两个问题:(1)有违大多数人的直觉。直觉上,大多数人不会否认心灵的存在,对于那些具有现象特征的心理状态(即现象感受。例如,看到成熟西红柿所获得的鲜活的红色感受)更是如此。现象感受往往被认为是一种原初感受(raw feels)。理由就是,只要主体S处在特定的经验E中,就可以直接经验到现象感受q,即q在E中直接呈现给S。因此,S并不需要借助任何其他的证据或标准,仅仅凭借自身特定的经验就可以确认何时具有q。因此,如果取消论者试图直接否认现象感受的存在,那么显然有违我们大多数人有关的直觉。(2)类比不当。不仅如此,我们也常常用常识心理学术语或现象概念来描述现象感受,并且获得关于现象感受的知识。这种知识被认为是一种亲知的知识(knowledge by acquaintance),也是一种可以仅凭借经验而获得直接辩护(immediate justification)的知识。这种知识完全不同于那些描述“燃素或活力”的知识。后者不是亲知的也不是能仅由经验获得直接辩护的,而是一种描述的知识(knowledge by description)。因此,取消论者将心理学词汇类比于燃素或活力这样的常识词汇,显然是不恰当的。⑥可见,在这两个问题获得令人满意的解决之前,取消论还不算是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

  激进主义的另一个常见方案是,仅取消心灵的拥有者(主体),但不一定取消心灵(心理状态)。⑦因此,这种方案可以称为“关于主体的取消论或关于自我的反实在论”。在自我的反实在论者看来,如果不存在拥有这些心理状态的主体(即自我),那么心理状态自然也就不可能只向该主体(即自我)直接呈现或只被该主体(自我)所直接认识到了。再依据上述关于主观性的定义,就可以得出,即便存在心灵(即各种各样的心理状态),我们也不能认为心灵(即这些心理状态)具有主观性。然而,由于“人们对于自我的实在性持有相当强烈而自然的直觉”,([27],p.1)因此关于自我的反实在论即使尊重了我们关于心灵的实在性的直觉,却明显违背了我们关于自我的实在性的直觉。⑧

  综上所述,不难明白,我们真正需要的其实是,对作为一种特殊关系(relation)的主观性给出一个合理解释。这个合理解释似乎不能够通过取消位于该关系“两端”的关系项(relatum)——主体和心灵——而得到。⑨因为对于该关系项的取消,至多只能使得我们“绕开”主观性直觉,不需要对此加以解释而已。问题是,主观性直觉当然不会因为我们的绕行而就此消失。因此,更加负责任的一种考虑应该是,在尽可能尊重关系项(主体和心灵)的前提下,直接面对关系本身(主观性),并尝试给出一个合理解释。下一节要介绍的保守主义回应,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非主观的心灵

分享到: 生成海报